動物

如此這代社運青年

廣告

廣告

「這些都是充滿菱角的年青人,充滿理想,試問理想有何錯?」

每個堅持自己理想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但當以自己理想為中心而無視別人的權利和社會安寧,這就是錯。

對這種「熱血青年」著實不能認同。

一味「民主黨可恥」,「政改出賣港人」,這種口號式的爭取,有用嗎?

民主黨是否真的「出賣了香港人」,在社會上不同人都有不同理解,不要忘記,各黨的支持者都在今次政改「大洗牌」。

民主黨如是,反對其政改立場的支持者固然離開,但也有人認同她們通過談判有幾多爭取幾多是務實;
社民連如是,有人支持她們的企硬,同時也有人不認同她們只會反對只會嘈吵,沒有建樹;
公民黨如是,很多人也嫌她們不激進又不埋堆,沒有鮮明立場,兩面不是人,不值得繼續支持。

你不再認同某某不代表她就沒有新的朋友,「民主黨出賣香港人」一句就更說不過去,既是社會上有不同意見,「香港」又是屬於700萬人的,小數人覺得被出賣但你可以代表全港市民發言嗎?

過去現在都仍然覺得,一個有崇高的理想和情操的熱血青年,是不會像那些「菱角青年」般,面對反對聲音或意見便嗆聲恫嚇別人,甚或將別人提出家人被冒犯的抗議都被那些青少年領袖冠以「是你在大做文章」,這其實是賴皮撒野。

有人要帶出「因為你都講過粗口,所以都沒有資格批判別人講粗口」,這根本就是人身攻擊謬誤的變種,你不根據事實和理性論證去建立你的結論,還要欄截他人向你們提出反對的權利,甚至被冒犯的一方要提出抗議,更加是上綱上線去反指人家是在「向你們借題發揮」,請問這些「菱角青年」,這樣能稱得上是以理服人嗎?

每個人也有資格對每件事作出評論,這是言論自由。若要選出最沒資格作出評論的,大概會是肇事者,即是那些聲聲屌老母、姦劉慧卿、華叔癌上腦的人,以及高舉「講粗口無罪冇問題」,廣開語言暴力通路的人。

聲聲別人沒有資格論斷人的人,說穿了還不是在沒有理由理據的情況下將異見者數落批鬥,難道這種行為好「雷鋒」嗎?

還有那種「活該論」,長毛鬧司徒華,是仆街,司徒華鬧劉千石,也是仆街,不過舉出司徒華怎樣仆街並不能將長毛都很仆街這一點給抵銷吧!

看看昨日社民連收投訴信的「副主席」就更好笑,這位吳小弟是高層嗎?面對指摘,卻又是一如她們在網上的口徑──反對者都是在抹黑在人身攻擊社民連,還要在現場大派「黃語錄」著人了解她們的理念云云。

現實的氣候如何大家都是清楚的,下下鬧人「抹黑」和「可恥」,但箇中的意義卻連自己都不知所云,還要說抗議者的橫額「沒有列出具體的指控」,沒有常識、通識,也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卻連基本的市場公關水準都這樣低,試問,有何能力去爭取更多人去支持你?

遊行反你們的就只有這區區半百,偏偏面對反對聲音的氣概和能力,卻是如此不堪,就像一個細路在胡扯無異,不禁問,現在社民連是否人才淍零到副主席的位置都要由一個小朋友去做?

我們都知道納粹德國、文化大革命以至是日本侵華企圖建立大東亞共榮區,三者背後都各有「很偉大的理想」,而且亦讓一班o靚仔如癡如醉。香港這如此這代社運青年也一樣,面對不同意見同樣給仇視做非看俗類,長毛一套暴力反而被看成為 HERO。

要是「偉大的真理」真的是「供人批判的」,請問,社民連那派人除了動員一班小孩批判別人,自己為政改做了甚麼?又有沒有好好批判自己的HYPER行為?

說司徒華與民主黨是「大佬文化」與「唯我獨尊」思維,「與中共沒有分別」,那黃生和梁生呢?

勞永樂又點解會離開社民連?
難道今日的社民連沒有大佬文化?

既要數落別人又要歌頌自己的黨是偉大的,那你就不要取笑別人擁護共產黨好了。

網絡上實在太多無的放矢的自慰文章,但作用何在?全部都只能讓支持者爽一下,但在你們自HIGH一番之後,可以為你們帶來更多新門生嗎?

如果是這樣不能面對現實,又完全沒有反思的意願,被害妄想政府、建制甚至全香港人都在迫害你們,你們就不要出來接信好了。

文︰DAI ADOR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