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撰文:賀卓軒(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

從豪宅會所回到工作的基層社區,像在平行時空中穿越,我們那庫房水浸的政府,今次又能否再做多一些,讓平行時空變回同一天空?

香港貧富懸殊問題之嚴重人人皆知,但以往我們觀望問題的角度,很多時候只來自0.539的堅尼系數,欠缺這種宏觀數字外的生活場景角度。在香港整體貧富不均視角內,從不同階級組群觀察使用資訊科技的機會和能力的差距,則不難察覺「數碼鴻溝」的問題,切切實實存在於我們的社會當中。

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於施政報告發表前,發佈了《基層兒童電腦狀況及家長支援問卷調查》,探討不同階層間的數碼鴻溝問題。本文則會針對調查中的質性部分作闡述。老實說,當完成質性研究中基層及中產兒童所設的聚焦小組後,縱然兩個組群有天淵之別的物質環境是意料中事,但仍難以當中由階級所引伸的機會不平等釋懷。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上月傳出領展將再拆售旗下17個商場,市值估計145億元,今年年底截標。民主派今日(10月10日)舉行聯合記者會,批評領展數年來不斷出售民生設施圖利,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口稱要解決「三座大山」之一的領展,實際上無所作為。他們要求政府回購領展放售的物業,及修改《房地產信託基金守則》、《上市規則與指引》、拒絕拆售申請等。社民連梁國雄計劃提出司法覆核,民主派同時呼籲受影響居民與他們聯絡,如個案適合將協助入稟覆核。

拆售消息傳出後,十多名區議員、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及梁耀忠透過工黨張超雄去信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但至今未有回覆。

倡修例加強監管

民主派提出多項措施制衡領展,包括修改《房地產信託基金守則》,限制領展涉足土地發展,及修改《上市規則與指引》,強制要求企業考慮社區利益。此外,根據《守則》,領展「積極地買賣房地產項目」應受限制,證監會應展開調查。民主派又指出,領展拆售停車場必須向地政總署署長申請「分契」,署長應運用權力,以領展信用欠佳為由拒絕。民協深水埗區議員何啟明又稱,對比動輒上千億的大白象工程,用145億回購領展物業不過是小數目。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今早在政府總部外舉行記者會,宣布就政府拒絕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展開24小時持續抗議行動,包括多場討論會和分享會,並在晚上於政總外通宵露宿抗議。

「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180名學者聯署人之一、經濟學者陳志誠認為,民調顯示大部分巿民、政黨也支持全民退保,「為何政府不搞?他說『政治上不可行』,是因為政府只重視商界。方案包括將強積金一半供款撥進全民退保供款,商界不支持。」陳志誠又指政府其他方案,例如低收入津貼,並不能解決老人貧窮問題,只解決在職貧窮問題,更反問「唔通政府想長者排住隊攞綜緩」,希望看到明天的施政報告會就全民退保重新諮詢,真正落實與民共議。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立法會的保皇派昨日正式提出修改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五項議事程序。以「反拉布」作包裝,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的權力。一般市民,甚至傳媒朋友被保皇黨的論述牽引,將焦點放在「37A臨時動議」和「辯論縮減表決鐘聲」兩項上,遺漏了最嚴重的一項,亦是最後一項削權建議「重新討論財委會其下小組委員會己支持的項目」。

批錢是97後立法會最主要的權力,因此保皇派自閹也選擇於此落刀。財務委員會目前有兩層架構,第一層是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和工務工程小組委員會,第二層是財委會大會。所有涉及開位和工程的申請,都要經兩重關卡,只有少數撥款申請是不涉兩者,而可直上財委會大會(例如廸士尼一期擴建屬增加投資項目,投資亞投行和高官加薪等)。

兩重關卡在上年度的財委會發揮重要作用,令討論得以層層挖深,也讓立法會各黨派有空間調整方案,回應討論期間發現的問題。基本工程儲備基金、啟德體育園和港鐵沙中線/南港島超支撥款都是當中的好例子。

保皇派現在的建議是,在人事和工務小組委員會通過的項目,除非小組委員會同意,否則不能再於財委會大會討論,變相將兩重關卡縮減了一層,而且是更重要的一層。如果落實了,這肯定是立法會1998年成立以來,對監察政府權力最大的削弱。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前任行政長官曾蔭權在2009年提出興建「上坡地區自動扶梯連接系統和升降機系統」,其中東區建議的連接炮台山站至寶馬山樹仁大學的系統,去年終有具體方案。今午東區區議會規劃、工程及房屋委員會討論修訂方案,其中會擬建的新升降機塔將以隧道直接連接港鐵炮台山站月台,多年議員均促盡快動工。

螢幕快照 2017-10-10 下午4.12.42
圖:修訂方案

廣告


廣告

圖為黃琦

文:青(支聯會義工)

二零一七年是政治犯噩耗頻傳的一年。

當人們仍悲痛於劉曉波「被病逝」之際,「劉曉波式悲劇」正在重演。服刑十多年、僅餘四個多月便出獄的異議人士楊天水,突被確診腦瘤,獄方要求家人辦理保外就醫。同樣性命堪虞的「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在看守所飽受虐待,其母極擔憂兒子會如劉曉波般死於囚禁之中。

除了劉曉波,今年離我們而去的八九人物還有以潑污毛像儆醒世人的余志堅。當地時間三月三日,余志堅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病逝,終年五十三歲,其墓碑上刻着「DIED BUT ALIVE(死了卻仍活着)」。這些前仆後繼推動中國民主進程的政治犯,將永留人們心中。

余志堅:挑戰神像 其人雖逝志不滅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北京戒嚴第三天,來自湖南三名青年余志堅、喻東嶽和魯德成,向天安門城樓上毛澤東像投擲裝滿顏料的雞蛋,並掛出兩條標語——「五千年專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個人崇拜從今可以休矣」,震驚全世界。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新巴702路線由深水埗海麗邨開出,途經西九龍中心,車站原設在深水埗警署外,運輸署自9月25日起,將車站搬入深水埗(欽州街)巴士總站。民建聯社區幹事何坤州質疑民協當區區議員楊彧就「搬站」一事沒有諮詢居民,是先斬後奏及不尊重。楊彧表示何坤州的說法無䅲,批評對方為區議會選舉舖路而抽水,藉此進行抹黑及歪曲事實。

民協在今年7月的深水埗區議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上提出,運輸署應善用欽州街巴士總站。楊彧表示,在9月20日接獲運輸署的通知,隨即在22日發出網上問卷諮詢當區居民,收回116份問卷,46%居民表示贊成搬遷,遂在9月23日回覆運輸署可以試行。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7年7月14日,高等法院就司法覆核頒佈判詞,裁定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和姚松炎因宣誓時違反「莊重」和「實質信念」規定,失去議員資格。

當時,司徒子朗是羅冠聰議員辦事處的助理,人人都喚他「司徒」。隨著羅冠聰被「DQ」,司徒與四間辦事處的眾多職員,一時間失去工作。

相約司徒出來訪談,從他的臉上看不到失業人士的懊惱。七月到現在,這段沒有工作的日子,於司徒而言是邊休息邊充實自己的暑假。「我沒事做會看看書,聽聽BBC和學日文。進修語文能力是很重要的。」不少受「DQ」事件影響的議辦職員,已開始四處張羅工作機會或已經找到了新工作,可是司徒幾乎沒有怎麼為工作盤算過。

因為他要靜候法官的判決。

2017年7月3日,一宗涉及雨傘運動期間佔旺清場的案件正式開審,連同司徒一併計算,共有20個被告,罪名是刑事藐視法庭。

他原本以為法庭會於8月底判刑,所以,儘管案件開審一個多星期後他因「DQ」事件而失業,他也打算待判決後、完成監期後出來,才找工作。後來,法庭指會在9月底前判決,司徒於是多了一個月「假期」。到了9月底,判決日子又再延遲。訪問那天,司徒還未知道確實日子,「算是正常暑假啦,再拖就會變年假。」訪問完結幾天後,正式判決的日子出來了,是10月13日。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5年,北區祥華邨業主大會通過以4,700萬更換全邨水管工程。自此風波不斷,傳出工程有利益輸送、政黨滲透法團及不明人士偽造居民授權書等。早前9月3日祥華邨業主立案法團召開第二次周年大會處理法團換屆選舉事宜,秩序混亂並最終流會。曾參選當區的北區動源成員黃嘉浩,在網上批評當區區議員民主黨陳旭明,獨媒找來兩人說法,究竟他們兩人點講?

黃嘉浩:民主黨為選舉謀利益

黃嘉浩講述事件經過。始於2015年6月,法團發出通告,將審議4,700萬更換水管工程,他便開始擺街站呼籲祥華邨居民關注事件。2015年6月28日業主大會當日,自己因沒有授權書無法進入會場,但收到街坊指工程欠缺相關文件,法團透明度不足。黃嘉浩認為工程不能草草通過,於是開始聯絡傳媒報導事件,望暫停簽約程序。黃嘉浩指當時有聯絡「全港業主反貪腐反圍標大聯盟」,望得到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幫助,但他指林卓廷態度敷衍,又叫自己「年輕人唔好搞咁多嘢啦。」黃嘉浩認為林卓廷無心幫手,便與北區動源其他成員一起研究《建築物管理條例》,以及擺街站收集民意,他指自己是抱著中立態度推動街坊了解事件。

廣告


廣告

文:朱進佳/安那琪的文字烏托邦

加泰羅尼亞正掀起波瀾壯闊的民主自決起義浪潮⋯⋯

盡管西班牙馬德裡中央政府宣布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為非法,並調動大批警力封鎖投票站及制止加泰羅尼亞人民投票,仍然無阻200多萬人於2017年10月1日這天投下手中自決的一票。加泰羅尼亞用公民抗命及民主自決,去對抗西班牙馬德裡右翼中央政府的霸權壓迫。

加泰羅尼亞自治區主席卡萊斯.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宣稱:「在充滿希望與痛苦的這一天,加泰羅尼亞的公民贏得以共和國形式建立一個獨立國家的權利。」隨著200萬人在加泰羅尼亞公投中投下贊成「加泰羅尼亞以共和國形式成為獨立國家」一票,加泰羅尼亞自治區政府准備單方面宣布獨立,此舉無疑將加深西班牙當前的憲政危機。

馬利亞諾.拉霍伊(Mariano Rajoy)領導的人民黨中央政府,不惜使用強硬手段阻撓加泰羅尼亞的獨立公投,而拉霍伊甚至宣稱加泰羅尼亞並沒有於2017年10月1日這天進行任何自決公投,並力挺西班牙警察暴力制止加泰羅尼亞人民投票的做法。拉霍伊面對著其自2011年上台執政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