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網誌


廣告

全璋: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兒子泉泉長成一個小壯漢了,跟你一模一樣。泉泉上幼兒園兩個月了,至今還沒有被警察破壞,他很開心。

今天,咱們分開1095天了。咱們結婚六年,分開三年。

最近,我常常想起三年前的那一個上午,你像往常一樣,朝我一揮手,說聲走了,就失踪了三年!那天分別的情景,讓我後悔三年,也恨你三年!你總是行色匆匆,疏於去表達情感。連一個再見、一個擁抱都顧不上。其實我也是,我的矜持也攔著我不去主動表達內心的情感。

如果我知道那個上午的匆匆一別,再見卻是遙遙無期,我一定會放下自己的矜持,主動給你一個熱烈的擁抱,不去管蘇州火車站那洶湧的人潮。那樣的話,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等候,我是不是可以依靠這個擁抱減輕一絲痛苦?

兒子泉泉是我的開心果。但是最近他總是問:「我的爸爸是不是死了?」

我一直堅定的告訴泉泉:你爸爸去打怪獸了,打完怪獸就回家!泉泉就會邀請小朋友來家裡一起打怪獸,他們把沙發,桌子當成怪獸,拿著枕頭使勁砸,揮著拳頭拼命捶。泉泉跟小朋友說,咱們一起幫我爸爸打怪獸,怪獸打完爸爸就回來了。

全璋,為了你,我什麼困難都不怕,你也要為了我,堅強的活下來啊!

小七
2018年7月9日

廣告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網誌


廣告

「709大抓捕三周年」暨「中國人權律師日」之全球聯署聲明網址
全球聯署「釋放劉霞」行動網址

2018年7月9日是中國政府針對維權律師及相關人士開展大規模拘捕、約談、失踪等打壓行動(「709大抓捕」)三週年的日子,亦是民間設立的第二屆「中國人權律師日」。在過去一年裡,我們見證了中國政府對維權律師持續不斷的打壓,以及以依法治國之名對公民社會實行的各種違法違憲之逼害。對此,我們表示強烈譴責,並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在709大抓捕中被囚的維權律師及相關人士,無條件撤銷對維權律師做出的吊銷、註銷執照的行政懲戒,停止對維權律師群體的一切管控和打壓。

2017年的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十九大」)之後,中國進入一個新時代。那是習近平的社會主義新時代,也是中國進入極權、習近平個人權力走向頂峰的新時代。中國當局更磨刀霍霍,不惜修改憲法鞏固權力,並頒布惡法嚴控公民社會,利用更徹底、更虛偽的手法打擊維權運動。三年以降,公民社會監察政府的能力都隨之大減。中國維權律師作為政府眼中的「新黑五類」之首,必然首當其衝受壓逼。

一年來709案相關律師概況

廣告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廣告

文:wing

英格蘭入四強,身為反英分子,實在已陷入絕望邊緣。其他反英陣營的同志大多也已經「腳震」。因為大家都知道,就算牌面上四強其他三隊有戰勝英格蘭的道理,但足球就是足球:它從來不一定是優勝劣敗的。

說來奇怪,印象中過往兩次英格蘭打入大賽四強(1990和1996)也見不到反英陣營。這應該不是純粹因為那時沒有社交媒體甚至是互聯網。因為我自己當時也不覺得自己反英。到底反英情緒是如何出現的呢?以下純粹根據個人經驗和觀察而提供答案,肯定不是「標準答案」。

反英意識與98世界盃

反英情緒的醞釀和形式,應與1998年世界盃有頗大關係。當年無線有英迷李克勤在直播中主持大局,令人看無線就好像看英迷開壇之感。1998年的英格蘭有甚麼球員呢?有今天的教練修夫基、當年的老將阿當斯、隊長舒利亞。但最重要的是兩名新秀:碧咸和奧雲。英超始於1992年,但它的影響力真的擴大,還是要到九十年代末。當時有線開始每星期直播賽事,而那時又是費格遜麾下曼聯最高峰時期。再加上出了一個碧咸,英迷數量似乎比昔日大增,當中包括不少被視為「睇樣唔睇波」的人(包括男女)。

廣告

仙道彬

《蘋果》體育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 網誌


廣告

那晚走在街頭,穿上三獅球衣的我,見到不少「隊友」,大多都相視而笑,彷似為派對做準備。結果英格蘭無驚無險,靠兩個頭槌頂破瑞典,昂然躋身最後四強。這大約是香港、甚至英國本土的英迷賽前預料不到的。賽後一眾英軍走上看台上與家人相聚,那是其他國家隊見不到的情景,這動人一幕也見到修夫基的功力。論星味,英軍在四強之末,但踢波不是講名氣,而是追求11人的整體表現,這一點,修夫基的確做得好。

一齊睇波的朋友是曼聯死忠,也支持英軍多年,睇波時連波衫也不敢着,惟恐他的「黑腳」會邪到英軍。當見到馬古尼的頭槌破網,全場歡呼彈起後,大家也討論這支英軍為何走得比「雙特」年代更遠。當年無一個領隊夠膽解決雙特位置重叠的問題,今日這支英軍卻不用想得太多,三中堅雖有甩漏,兩翼的助攻也未夠效率,但在死球的部署,加上防守行先的理念,符合現代足球的想法;穩守後的快速反擊,多變的死球戰術,不用中場的創造,而是踢整體的進攻和防守。當然了,比利時和法國的前線威力,比英克都高出甚多,這是球迷很易見到的。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 8位立法會議員昨日(7日)齊齊換上運動服,參與灣仔區議員楊雪盈籌辦的「摩頓臺日」,於摩頓臺排球場競技,實行「運動救社區」。該球場擬改建為已被否決兩次的1.3億元灣仔「重點項目」活動中心,項目現第三度於立法會闖關,工務小組更於今周三(11日)加會審議;中心面積比一個排球場更小,屢被批評「又細又貴」,出席者更圈出禮堂舞台面積,並以大合照「實測」,批評「迫到笑唔出」。

廣告


廣告

澳門逸園賽狗會早前為格力犬舉辦了三場領養日,多名港人及澳門人到場領養營救,惟澳門愛護動物協會董事局成員Zoe坦言,收到至少三宗領養後向狗會退回格力犬的個案,亦有收到不少求助電話反映格力犬領養人連基本養狗知識也缺乏。她指,香港漁護署正與澳門商討特事特辦安排,賽狗會也會交代如何安置餘下500多隻格力犬,她呼籲大家冷靜等一等,不用急於帶走格力犬。

澳門愛協一直想幫忙為格力犬尋找領養,並已在全球各地獲得650份領養申請,這些申請人均得到當地的愛護動物團體進行家訪及資格審查,很多人都有養退役格力犬的經驗,然而澳門愛協雖然已向逸園賽狗會提交了該些申請,但對方完全不理踩。在6月17日的首次領養日,Zoe親自到場,並透過朋友成功帶走了五隻格力犬,目前都在澳門愛協的收容中心生活,並陸續安排領養,其中一隻將會移民到意大利生活。

Zoe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明白大家都想盡快幫助格力犬,但6月24日領養日的洶湧情況反而令她更憂慮:「我見到很多人一窩蜂到場,有香港人和內地人,還聽到有內地人要了一男一女格力犬,講要繁殖,我們質問他,他更說家中很大地方,不怕有格力犬出生。」她既擔心格力犬會落入繁殖者手中,亦擔心領養牠們的人並不懂照顧狗狗。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世界盃進入八強淘汰賽,重頭戲是香港時間凌晨兩點上演的巴西對比利時。學者李峻嶸自稱是「左翼巴西球迷」,他在理大專上學院教副學士,又是左翼廿一召集人,去年更創辨了網媒「夜貓」。除了是足球狂熱份子,李峻嶸的興趣是看各式各樣的競技運動,到底這名「左翼巴西球迷」是怎樣鍊成的?

李峻嶸的生活一直都離不開足球,讀書時在星期六、日的下午會到在旺角大球場看足四小時雙料娛樂,回家吃飯後,再看德甲和西甲。「嗰期李華度好好睇,睇到第朝五點,之後朝早十點有波踢,我都去到。」

典型球迷

2003年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畢業,李峻嶸在畢業後繼續唸研究院,主力研究居留權運動;後來到曼徹斯特讀社會學博士。回港後做過教學助理和專任導師,2010年到專上學院教書。小時候想過做職業足球員,李峻嶸更希望能踢上諾定咸森林和些路迪,並替香港拿世界盃;但在十多歲時知道技不如人,便死了心,遂無奈地成為大專老師。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去年8月因公民廣場案入獄,先後於壁屋懲教所及東頭懲教所服刑。黃之鋒指在獄中受到不公對待,向懲教署作出投訴,但獲回覆投訴不成立,他將會提出上訴,及向小額錢債審裁處入稟索償。黃之鋒與多名立法會議員召開記者會,斥懲教署投訴機制「黑箱作業」,過去5年只有8宗投訴成立,要求成立獨立監懲會。

懲教署指職員否認指控 故不成立

黃之鋒表示,曾在壁屋懲教所因摺氈不合標準,被懲教人員以粗口辱罵,而同樣被指摺得不合標準的囚友中,只有黃之鋒收到警告信。於東頭懲教所中,懲教人員則曾要求黃之鋒在一間沒有閉路電視的房間中「剝光豬」,「連底褲都唔俾著」,蹲下抬頭回答問題超過3分鐘。

黃之鋒就兩宗事件作出投訴,但懲教署均指投訴不成立。黃之鋒致電懲教署投訴調查組總懲教主任查詢,對方指東頭懲教人員作供時否認曾要求黃蹲下,因此投訴不成立。

黃之鋒又指,曾就關於壁屋懲教所的投訴,索取調查過程錄取的口供,但署方以涉及第三者資料為由拒絕提供。經過多番追問,署方又表示可引《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填寫表格索取口供。黃之鋒質疑署方說法前後不一,懲教主任回覆指「assume香港法例係每一個人都知」。他批評投訴機制缺乏透明度,令投訴者難以上訴。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運輸及房屋局於去年的《公共交通策略研究》提出重組輕鐵路綫,計劃取消來往屯門及元朗的614及615綫。港鐵及運輸及房屋局今日(7月6日)向屯門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提出新方案,決定保留614及615綫,但將大幅削減班次,候車時間甚至延長至23分鐘,引起區議員強烈不滿。

港鐵表示將保留614及615兩條路綫,但將由現時繁忙時段約10至18分鐘一班車,減至約21至23分鐘一班車,與非繁忙時段班次密度相同。新方案亦擬加密614P及615P路綫的班次,由現時繁忙時段約9至12分鐘一班車,增至6至9分鐘一班車,非繁忙時段則由10至20分鐘增至10至12分鐘一班車,505及507路綫的行車數目則維持不變。港鐵亦擬將繁忙時段的雙卡車比例,由現時的36%增至41%。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中西區區議會昨日下午開會,市建局在中西區項目匯報上,確認正式放棄上環士丹頓街/永利街(H19)重建項目。中西區關注組召集人羅雅寧建議當局設立「卅間舊城風貌區」,包括完整保留區內唐樓並進行復修,把H19項目內空置地盤劃為公共休憩空間和設立舊中環資料室;以保留社區內不同型態的唐樓建築和舊城臺階里坊文化景觀。

H19項目為市建局在港島區第19個重建計劃,原計劃保留士丹頓街88-90號兩棟唐樓,並在後面興建13層住宅,項目在2013年獲城規會通過。但市建局在去年建議,拆卸重建範圍內所有唐樓,興建兩座20多層高的屏風樓。然而,項目最終因為居民反對而撤回申請,已回收的6成業權卻因項目擱置而一直空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