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受訪者提供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漁護署於剛過去的周六、日,在西貢東郊野公園萬宜水庫西壩、創興水上活動中心草地舉行「綠色親子大露營」,慶祝郊野公園成立40周年。漁護署去年將十多隻幼牛遷移到該處,但受活動影響,草地被圍封。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護牛組)主席何佩嫻表示,「牛隻只能留在馬路,牠們連唯一、好少好少的草都無得食。」何強調不是反對戶外康樂活動,問題是漁護署未有考慮牛隻需要,亦重申創興草地從來都不適合牛隻棲息。

參加了「綠色親子大露營」的動物地球幹事張婉雯表示,在活動舉行期間沒有看見牛的蹤影。張表示關注事件,她指在報名時主辦方沒有清楚說明場地本來是幼牛居住的地方。她在得悉幼牛無家可歸後,即場向漁護署署長梁肇輝查問,梁沒有否認,並回應指創興「不是常規營地,是為了今次活動才封一、兩日」。張再追問幼牛的安置問題,梁只表示「西貢郊野公園咁大,啲牛可以去第二度」。張婉雯認為,「如果創興一帶不定期有活動以致要封地,咁不如唔好將啲牛搬去呢度。」

廣告


廣告

今年七月,一位瑞典和一位加拿大學者共同發表了一篇「絕望真相」式的文章,揭穿了西方國家政府的偽善:它們宣稱要教育下一代降低碳排放,致力達致195個國家在[巴黎氣候協議]承諾控制全球暖化低於攝氏2度的目標,但卻在學校教科書內,對於個人減碳最有效的四項方法幾乎絕口不提。

究竟問題出在那裏?是礙於政治正確、道德風險、還是商業利益?

美國或澳洲人均碳排放每年逾16噸,香港約每年6吨,但若真要令全球暖化低於攝氏2度,便要在2050年一律減至人均2.1吨。因此除非有大刀闊斧的行動,這些目標只是自欺欺人,到頭來全人類承受惡果。

出乎意料,個人減碳的最有效行動是少生一個孩子,在發達國家足以平均每年減碳58.6噸,另外三項最有效的行動是放棄私家車(每年減碳2.4噸) ,減少坐飛機(每年少飛歐美一趟可減碳2噸) 及改吃全素(每年減碳0.8噸) 。

顯而易見,西方政府不敢叫國民不生育或少生育孩子,因為不知會得罪多少選民。至於另外三項減碳行動,更會得罪勢力龐大的汽車業(即使改用電動車也每年排放1.15噸)、航空業和畜牧業。

廣告


廣告

由於近日北京政府希望排除貧窮、外來人口,借一次大火迫令全北京的貧窮和外來人口離開北京。

對於中國政府清除低端人口的做法,其實自己作為本土派,覺得應該要為了本土精神好好地責罵中共。

本土就是追求香港人解放、自決自主、不受中國共產黨宰制的過程。也就是希望香港脫離中共帝國主義殖民統治的過程。因此,本土就是要保障個人的自由幸福發展。可是,中共的做法,卻是一下子迫遷所有貧窮、外來、低技術的人士,不尊重和否定他們的居住、工作、公民權利。這一點,與本土派追求個人自主、人類解放的做法背道而馳。

既然本土是要尊重人的自主自由,本土的另一個要求,就是要肯定會一個人的價值和尊重。即使人人有異,卻生而平等。不管你收入高低、性取向、性別、宗教、工作的不同,但都是社會的一份子,都在用各種的方法貢獻社會,他們的價值,都應該被肯定。更重要的是,他們作為一個人,他們需要基本權利才可以生存,他們的權利有被尊重的需要。即使他們貧窮、低技術,卻天天為城市工作,為工廠工作,做清潔工打掃。只是他們存在的本身,天天都為他們的鄰里和家人寫下精彩的一頁回憶。可是,北京政府卻無視他們的價值和作用,不給予他們平等的權利,對個人的不尊重,是所有本土派應該咬牙切齒的一件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行管會今早舉行特別會議,決定向今年7月被撤銷議員資格的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姚松炎追討薪津,涉及金額270至310萬不等。4人直斥行管會決定是政治迫害,全方位打壓民主派,羅冠聰指「今次所追討的不單只是錢,更加可能是新的打壓戰線」。他們呼籲市民繼續支援,參與12月3日的反威權遊行。

梁君彥:投票仍然有效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指,行管會委員考慮法律意見後,認為涉及公帑,行管會有責任追討款項,將會向4人發出通知,限於4星期內回覆,收到回覆後行管再作考慮。梁君彥指,4人在任時的投票仍然有效,他未有解釋為何撤回薪津但不取消投票結果,只稱是根據法律行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補選在明年3月11日舉行,民主派除了港島區傾向由香港眾志派人參選,新界東及九龍西仍未有最終人選。新民主同盟昨日舉行會員大會,通過范國威參加初選,一旦勝出將參加新東補選。被指獲得本土派加持的前學聯常委張秀賢對獨媒表示,自己可以和各個派別合作、加上多年前線運動的經驗和熱誠,較范國威優勝。范國威回應表示,張秀賢要明確講出得到哪些本土的支持:「係勇武本土、港獨、游蕙禎、黃台仰定係邊啲呢?本土派光譜都好闊。」

參選勢在必行 張秀賢稱唔怕貨比貨

張秀賢昨日到上環支持參加東華補選、民主黨的伍凱欣。被問到范國威正式宣布參加初選,張表示歡迎不同政治光譜人士參選。他明言,已簽署民主動力的初選備忘錄,「愈多人參選愈好」,認為初選提供契機予民主派羅列出各個政治派別人士供市民選擇,因此選出獲得最多民主派選民票源的人出選。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中西區區議會選舉山頂選區星期日進行補選,民主派由2047香港監察的錢去健參選,自由黨則派出前教育局政治助理楊哲安披甲上陣,結果後者以1378票大勝,錢志健僅獲394票,投票率為33.41%。錢志健認為山頂近年的變化很大,例如有錢人親近政黨,不少居民已擁有外國護照:「放棄香港,或者選擇硬啃。」他嘆道,今次參選是為了捍衛香港核心價值,因為近年香港正在崩壞;又表示在兩個人「對撼」的局面下,沒想過會贏。

錢志健又恭喜楊哲安當選,表示山頂不容易攻陷,但今次已較2015年時獲得更多選票。被問到2019區選會否捲土重來,錢志健笑言「依家當務之急係食個宵夜先」,又希望陳樹滿會再次出來參選。

山頂是豪宅區,除2007年由公民黨陳淑莊成功當選外,一直是自由黨的橋頭堡。在2015區議會選舉時,自由黨的陳浩濂大勝支持雨傘運動的陳樹滿逾1,500票。陳浩濂辭職加入政府,出任財經及庫務局副局長,引發今次補選。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中西區區議會補選晚上結束,東華選區在晚上完成點票,選舉主任宣布民主黨伍凱欣勝出。報稱獨立的新會商會學校校長呂錦強得909票,伍凱欣得1,034票,另一候選人劉舒燕則僅得20票。有記者問到今次是否協調成功的成果,伍凱欣感激一度有意參選、「中西區規劃及保育街坊聯盟」成員羅雅寧的支持。伍凱欣指對方是保育專家,未來會積極尋求和對方在社區及保育上的合作空間。

IMG_6325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保釋出獄第二日,黃浩銘赤著腳,坐在草地接受訪問。天空灰濛濛一片,沒有陽光,但相比獄中只見白色的牆、灰色的鐵閘,這一刻能自由地看著海闊天高,已是無比寫意。

他與另外7名被告正就反東北案申請上訴。他常說還有「監獄後遺症」,腦筋較慢,初獲釋時不習慣使用手機,用了一頓飯的時間,才記起自己的電話號碼。

但除了此案,他身上還有下周判刑的佔旺刑事藐視法庭案,以及正在審理的佔中公眾妨擾案。兩宗案件刑期未明,原訂明年結婚,不知要延遲到何時,令堅強冷靜如他,入獄初期也十分彷徨恐懼。他形容像跌進漆黑的大海,看不到終點,只能不斷游,間中有人探訪或來信,是讓他可以抱一抱的「浮波」,保釋則像「浮台」,給他兩星期時間稍作喘息。

聞重判驚訝不安

13人因2014年參與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示威,非法集結罪成,原審判罰社會服務令。眾人已完成服務令,但律政司提出覆核,今年8月15日高等法院上訴庭裁定改判監禁8至13個月。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中西區區議會補選今日投票,東華區投票率偏低,當區候選人除了民主黨伍凱欣和報稱獨立的新會商會學校校長呂錦強外,還有被指是鎅票的前工黨成員劉舒燕,她傍晚終於現身在荷李活道。劉舒燕自報名參選以來一直「潛水」,她接受記者訪問時否認鎅票,又「澄清」曝光率一直較低是源於自己不求明星效應「上鏡」,所以只沿用街站和「洗樓」等傳統方式宣傳。

劉舒燕認為,投票率較低對自己、對手和居民都是不好的現象,在未來數小時會繼續努力拉票。她多次否認自己是鎅票,認為人人都有權參與選舉,稱是獲得街坊、朋友和家人支持而決定參選。她又不點名批評,民主黨自稱擁護民主但卻不讓其他人參選,明顯是「霸權」。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領展自2014年起持續拆售商場、街市及停車場,股價日前更升穿三年新高。領匯監察今早趁領展上市十二週年,到政府總部外抗議,要求政府回購領展。領匯監察成員蘇樂怡強調,「領匯監察」不會跟隨領展改名,強烈要求政府承擔出售公共資產的歷史責任,回購已轉售物業和逐步回購領展股份。

IMG_579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