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的焦點不是撤退的三十萬士兵和歷史的爭論,而是導演基斯杜化‧路蘭。他刻意不採取一般戰爭片的拍攝方式,沒有恢宏敘事,沒有轟天爆炸,血流成河的大場面,只有由遠至近,灰濛濛的畫面不時傳來低沉的炮火聲,連環爆發的街巷搶戰也欠奉,甚至連血也不流一滴。可是,路蘭卻透過三條主線,包括年輕步兵、中年船長和資深機師去帶出人類在戰爭中既是渺小,也是偉大。

電影最令人震撼的畫面是當德軍戰機飛過海灘上空投下炸彈之際,等待撒退的士兵避無可避,只得在慌亂之間伏在沙上,希望減少被炸中的可能性。只見投下的炸彈在沙灘和海上爆炸,激起飛沙和巨浪,士兵無處逃避,如蟻般聽天由命,生命何其渺小,脆弱得稍瞬即逝。然而,災難又是磨練人意志的不二法門,敵軍的攻擊又激出士兵驚人的求生本能。電影先由年輕步兵在街頭巷戰中遇上同僚得以保命開始。接着藉着搬動傷兵插隊登船,卻又遇上遽變,每次遇到厄困,都是發揮潛能極限的體驗。此外,被徵召的民眾勇往直前,面對眼前炮火無所畏懼,都展現了人類特有的真善美。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本土派社區組織在去屆2015年區議會選舉中,已派出多人參選。昨日六個組織包括沙田社區網絡、屯門社區網絡、荃灣社區網絡、藍田社區網絡、天水圍社區網絡及葵青連結動力成立「社區網絡聯盟」,目標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奪得15席,改變建制派壟斷區議會的局面。

聯盟口號為「著緊社區,在乎香港」,發言人劉穎匡表示,各社區網絡組織以往各自為政,出現資源分配不平均的情況,如沙田區人手充足卻資金不足,荃灣則資金充裕但缺乏人手。所以商討後決定成立聯盟,以有效分配資源,有利地區工作。聯盟司庫張文龍指聯盟達成三個目標:第一,透過地區工作令市民明白不同議題的貼身影響,喚醒市民對社區議題的關注,為議題發聲、爭取。第二終止建制壟斷區議會的局面,批評「他們私相授授,把地區撥款批給建制派傀儡團體」,聯盟希望把本應屬於居民的撥款,重歸於居民。第三擴大地區實權,令了解地區問題的地區人士有效參與地區政策的制定。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早前提出清拆中環郵政總局,立法會經濟事務委員會早前開會討論,政府表明將郵政總局大樓遷至九龍灣宏展街,預計新大樓造價17億元,原址則騰出予中環海濱三號用地建作商業大廈。中西區關注組昨日舉辦導賞團,和市民回顧郵政總局的歷史,希望港人關注郵政總局的建築特色及文化價值。

建築風格反映當時社會發展

中環郵政總局建於1976年,屬於現代主義建築特色的公共建築;矮小建築四周卻被一幢幢高樓大廈包圍,屹立中環海濱貴價地皮之上。郵局背向維多利亞港,地理上是坐北向南。

廣告


廣告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回應第60屆學聯代表會關閉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聲明

現屆﹙第 60屆)學聯代表會於2017年7月16日的會議上,決議收回金輪大廈8a單位,要今年內強行清走所有人和物資,客觀上等同關閉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下稱「自治八樓」),會上卻未有交代日後如何善用此單位。此舉乃學聯架構之重大決定,但從無諮詢三萬多個同學,更完全違反自2010年至2016年間,學聯常委會及代表會(下稱九樓)與自治八樓之溝通、協作和共識,破壞一個承載著20多年來香港社會運動歷史意義的地方。

面對學運及社運低潮,政權變本加厲對人民肆意踐踏,現屆學聯所做的,竟不是鞏固運動基礎,團結互助,反而是急著打壓異己,摧毀一般同學可使用的運動資源,這對於反抗暴政,究竟有何助益?

自治八樓仝人多年來,一直堅持連結學運與社運、反對一切由上而下的霸權、團結反抗強權的力量。我們對現屆學聯這個毫無諮詢,又摧毀社運資源的舉動,表示強烈譴責,並宣告,我們與一眾支持者,將會抵抗這種小圈子議會暴力,直至現屆學聯願意與我們達成共識為止。

自治八樓是一個什麼地方?

1994年,學聯認為須成立一個社會運動資源中心(學聯內部簡稱之為「八樓」),確保學聯在每年換屆的制度下,也能保持社會面向,回饋社會,同時累積社運人脈與承傳經驗。

廣告


廣告

一宗牽涉未成年人向大學生提供「援交」服務的案件,大學生被控以非禮罪,原審裁判官裁定罪名不成立,但控方上訴得直,高院暫委法官陳廣池指令發還案件,由裁判官改判罪名成立,並且聽取求情後另行判刑。

根據《刑事罪行條例》有關非禮罪的第 122(2) 條︰「年齡在 16 歲以下的人,在法律上是不能給予同意」,亦即法律嚴格限定,一些身體接觸或撫摸行為,可以因為對象的同意而不會違法,但如果對象未足 16 歲,即使他/她同意,法律也會視作不同意,而向行為人治以非禮罪。

案中確定的事實包括,案中未成年者不但完全自願為被告提供性服務,更曾經向被告虛報自己有 17 歲,而被告人亦相信對方已經「夠秤」,但其實事發時她只有 13 歲。就連主審的裁判官也在庭上觀察過女童後,也覺得她從外貌看,確實比一般同齡女童顯得年長。他認為被告有考慮過對方年齡問題,但可能錯誤判斷了女童的真實年齡,由此將疑點利益歸於被告,裁定罪名不成立。

廣告


廣告

溫哥華支聯會主席周盛康先生於8月3日病逝,享年69歲。溫支會為此發出聲明,表揚其貢獻。據聞,周盛康先生近年身體狀況欠佳。

周盛康出生於香港,中學畢業後到緬省升學,學成後回港工作, 在1982年與家人一同移居溫哥華。

1989年北京爆發學運,周盛康在溫哥華參與支持學生運動, 1994年,當選溫支聯主席。2006 年,周盛康被《溫哥華太陽報》評選為大溫最具影響力的華人之一,熱心公益。

自六四以來,海外不少華人支持中國民運,其時,溫支聯、多支聯(多倫多)和港支聯(紐約)可算鼎足三立。周盛康先生歷任了十六年溫支聯的主席。

溫支聯二十八年來一直堅定不移,每年都在六四到中領館前抗議,舉辦論壇。據聞,周盛康先生與癌魔博鬥九個月,臨終時還囑咐其各人継續支援中国民主運動,平反六四。可見其對民主自由矢志不渝。

我認識周盛康先生是在我的92年全球演講時。我在各地是由當地的民運組織接待的。在温哥華本是由當時的温支聯主席陳卓愉接待。陳卓愉後加入自由黨,當選為國會議員,並被委任為部長。

當時,陳卓愉因家中一些事情,我轉到了周盛康家中住了數天。周為人和悅,並不拘謹。我的印象中,那是一小康之家,有他太太和女兒。他的家給人一個很温暖的感覺。由於周的工作是電腦,我們談了不少電腦發展,很投契。回港後,我們各自忙於社會活動。我沒有再到溫哥華,也再沒有遇上周盛康先生了。

廣告


廣告

勞工處代表接收請願信,但完成拍照後將請願信交還工會會長陳豔梅,陳只好再次把信遞到代表手上。

(獨媒特約報導)連鎖店收銀員長期站立,零售、商業及成衣業總工會早前發起「OK爭櫈仔運動」網上報料,超過8成收到的回覆指,OK便利店分店中並非每個收銀員有座椅,4成指收銀員沒有足夠空間坐下。工會將把調查結果轉交OK,要求改善問題。工會總幹事張麗霞提到,早前曾成功爭取惠康超級市場收銀員可獲分配工作椅,但最近發現部份店鋪現已「收返張櫈入倉」,強調單靠業內人士自律根本不可行,認為政府必須立法。

勞工處發出「零售業預防長時間站立致健康危害指引」已十多年,但零售、商業及成衣業總工會會長陳豔梅批評指引沒有約束力,質疑部份公司甚至未有看過。陳豔梅指,曾向勞工處處長陳嘉信反映零售業長期站立工作勞損問題,要求加強巡查及立法保障工人,但得來的回應是「見過大企業的代表,均表示十分同意提供工作椅,是否適合是另一樣事」。她又指今日多個工會要求直接遞信予陳嘉信,但陳「唔願意落嚟,又唔畀佢哋上去」,只派出代表接信。

廣告


廣告

圖:「2047香港監察」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派出陳樹滿(左一)出戰「山頂」,前排右一為錢志健

(獨媒特約報導)自由黨的中西區區議員陳浩濂,加入政府出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其區議會選區「山頂」議席懸空,曾在2015年派人出戰該區的「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錢志健稱正積極考慮派員參選。他指今日形勢如2015年不同,山頂的專業人士也感受到「大陸化」、紅黑資本入侵,但認同民主派勝選難度高。

「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錢志健接受獨媒訪問時表示,積極考慮派員出戰「山頂」選區,人選會是他或是該組其他成員,正與民主派協調。他指今日與2015年的形勢不同,西九龍高鐵總站實行一地兩檢、本地愈趨「大陸化」、紅黑資本入侵,「做生意都無得做」,而山頂的專業人士期望的香港是「有規有矩」。錢志健指他們屬沉默大多數,本身的利益亦受到損害,而自由黨始終屬建制派。

廣告


廣告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財委會上月通過36億教育撥款,當中約6億用作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SENCo)恆常化及提供培訓。根據教育局數字,2016/17學年於公營普通學校就讀的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SEN)共42,890人,但政府對他們的支援長期不足,新政策能否解決問題?

推動特殊教育立法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對SENCo常規化表示歡迎,但認為仍有不足,津貼不夠聘請主任職級教師,未能發揮最大作用。香港特殊教育學會主席容家駒亦指,SENCo的培訓「三尖八角」,欠缺師資及政策的支援。

香港特殊教育學會前主席謝宗義批評,政府採取的態度是「俾咗錢就算數」,「表面上佢係盡咗責,實際上佢係逃避責任」,「我俾咗津貼你,你自己點做都得」,並沒有鼓勵學校積極及專業地推行融合教育。

廣告


廣告

圖:2016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網媒同被阻止進入傳媒區

(獨媒特約報導)日前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日前稱正研究開放網媒採訪權,記協主席楊健興今早出席電視台節目指,聽聞有政府部門擔憂秩序問題,網媒記者或「搞新聞而是搞社會運動」,但他認為政府完全有能力處理,亦指網媒等於質素低的說法是偏見。

林鄭月娥日前回應記者提問時,指會以積極正面態度處理,已要求新聞處處長詳細研究網媒採訪機制,稍後會與記協及傳媒機構溝通有關細節。她稱希望事件能圓滿解決,但事件正進行司法覆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