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杯葛蘇穎智的福音派播道會今天的籌款的FAQ

杯葛蘇穎智的福音派播道會今天的籌款的FAQ

(本人言論只代表本人立場,和任何組織無關!)

1. 為什麼要杯葛蘇穎智的福音派教會播道會今天的籌款?
我以「自由‧平等‧博愛」協進會會員的身份來杯葛它籌款,因為:
A. 我不滿蘇穎智為了反對把同性同居者納入家庭暴力條例而發出的反智,歧視,煽動仇恨及嚴重傷害他人的言論;
B. 我不同意蘇穎智在家庭暴力條例及淫審條例上的立場,前者是不公義,後者是為虎作倀,向自由、人權宣戰;
C. 我不滿在淫審條例及家庭暴力條例立法會公聽會,蘇穎智是為基督右派,利用規則的漏洞,以十份一的小衆竟佔了發言時間的三份二之多,是為騎劫民主制度,衝擊公民社會的核心價值,並為霸權主義的表現;
D. 我不滿意福音派播道會一直縱容蘇穎智牧師胡作非為,絕對有違基督教的公義及博愛精神;
E. 我不滿福音派播道會縱容蘇穎智在佈會道公然為中共屬意的梁美芬參選,變相豉吹政教合一,以宗教霸權騎劫香港僅有的一點點民主制度;
F. 我不滿福音派播道會在重大社會議題上的立場愈來愈接近基督教原教旨主義:保守反動,和現代社會的普世價值:平等,公義,人權愈走愈遠;
G. 我視福音派播道會為基督右派的一份子,我深惡痛絕基督右派企圖以一己的宗教價值透過在政治/經濟上的霸權主義手段來強加於公民社會身上,例如性文化學會及臭名昭箸的明光社有份參與的為防反性傾向立法通過而把同性戀者描繪為公共衛生危機,目的是保障基督教可按聖經教義來合法歧視不同性傾向者,令基督教徒比社會其他人「更平等」;
H. 因為教會是宗教組織,不是政府,不用向公衆或納稅人負責,而且受保守政治勢力及世俗法律保護,可以合法歧視非教會中人;所以市民唯一可以表達他們的不滿的最和平手段,就是以杯葛它的賣旗來表達自己的立場,及提醒福音派播道會別再走基督右派的歪道,重回基督教的正軌,以免最後被香港社會唾棄。

2. 你有沒有考慮到是次籌款是作為慈善用途,幫助在金融海嘯下受苦的香港市民?為什麼要把它政治化?

政治是衆人之事,公民除非不理事,否則不可能不涉及政治,通常只有專制獨裁政府如中共/北韓/古巴才會豉勵人民事事「去政治化」,悶聲發大財,所謂「去政治化」,就是要市民千萬別理會在政治/經濟/文化上的結構性及非結構性不公義/不公平和歧視,有飯就吃,吃完就睡,凡事不思考/不質疑,莫談國是。通常提此說法的人,多是手上掌握權力/財力/勢力的人,此一說其實是隱形的霸權主義,目的要人人逆來順受社會的現有秩序和結構。

慈善必須公義同行,不公義的不可稱為慈善,是為行惡。

如果想幫助金融海嘯下受苦的香港市民,可以有很多方式,例如直接幫助他們,又或者在明/後天捐款給不屬基督右派的一份子的紅十字會。捐款其實都是在表達一種政治立場,政治/經濟/文化從來都是密不可分的,例如:如果大家樂在門口寫箸贊成六四屠殺穩定中共國有功,我相信不少人都因此而不會去大家樂;
另外,香港人常常忽略的是,捐款只能助人一時,最重要的是要建構一個公義及平等的政治/經濟制度,去減低社會出現大量需要幫助的人的的機會,斧底抽薪;如果真有需要即時幫助的人,也要盡量想法去減低社會的不平等、不公義及帶歧視性的社會制度對他們的傷害,同時抵制這些支持不平等,不公義的社會制度,甚至利用它們在政治/經濟優勢來攻擊小衆以搏取政治資本的人。

如果你今天去請性工作者吃一頓飯,明天又登報說他們令社會風氣敗壞,破壞家庭,是愛滋病漫延的原兇,並不淮她們以性工作來謀生,你所做的會不會自相矛盾呢?
想深一層,會不會你幫助他們的目的,一來是為你自己作好人好事的宣傳,二來你維護不公義,不平等但對自己有利的制度,最終目的是不是利用不幸的人來令你可以常常表演「好人好事」,因此而廣為人知?如此一來,你所做的比起不行善事的人,即今天杯葛捐款的人更可恥,你在利用他人的同情心,踏箸不幸者的骨頭而上位!

杯葛蘇穎智的福音派教會播道會籌款是為攻擊基督教徒籌款的自由.你還不是在攻擊基督教,逆向歧視基督教教徒籌款的權利?

如此一來,是不是代表希特拉在為納稅黨籌款,我都要一聲不作而捐款呢?反過來說,如果我為「消滅基督右派明光社協會」籌款,基督右派明光社成員路過,是不是都不可以在旁邊大聲抗議,派傳單及說服其他人不要捐款給我呢?再者,要是「支持以一切手段消滅互聯網上反基督教聲音協會」籌款,我在旁大聲抗議,派傳單及說服其他人不要捐款,是不是又在「攻擊」基督右派的籌款自由呢?要是有「劫貧濟富協會」在籌款令富商天天在印度找三十個未成年少女,用超級保守的宗教把她們在一年內活活逼瘋,我在旁大聲抗議,派傳單及說服其他人不要捐款給他,是不是又在「攻擊」他人的信仰自由呢?
既然性文化學會以為在立法會門外包圍及罵由市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立法會議員只是在行使「表達意見之自由」,何解我們和平勸說市民不要捐款給認為是對公民社會有害的人就是「攻擊」而不是「自由」呢?是不是某些基督右派自覺自己有宗教信仰,所以高人一等,只有自己派別的教徒才有「表達意見之自由」,而其他公民就沒有?

3. 但是明光社和蘇穎智的福音派教會播道會是兩個不同的基督教組織,你怎可以以同一態度待之?且況福音派教會播道會亦不只有蘇穎智一位「具爭議性」的教徒,樹大有枯技,不可以因一位肢體出錯而連累整個教會!

你還有臉說:「不可以因一位肢體出錯而連累整個教會」,你是不是基督徒?你配不配稱基督徒,是不是你見到: 性文化學會因明光社受千夫所指,所以便和它割席絕交,如此才叫義氣?如此才是真兄第?怪不得性文要支持把「所有不同關係,但住在同一屋簷下的人」都加入到家庭暴力條例中,因為性文和明光本身就是一對既密不可分,但同床異夢的同性同居關係者(蔡志森及關啟文都是男性),不過今次怪就怪在: 明光自己在外面闖了大禍,但是本來同性「同居」的好兄第性文卻翻臉不認人,比彼得三次不認主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此的行為,比世俗人的黑社會組織還不如,是不是在某些基督徒心目中:「君子喻於利,小人喻於義」呢?

我只是一般的世俗人仕,只想人人無分宗教/性傾向如常地不受干擾的快樂生活,不明白亦不想知基督教內的權力/思想鬥爭,我看到的只是在祟基的宗教霸權座談會中基督右派性文會處處為蘇穎智發動教徒包圍立法會辯護,並以為二餅五魚式的在立法會公聽會表達意見都不構成任何問題,因此以常理來論,你叫我怎相信明光社和蘇穎智的福音派教會播道會的事沒有關係?舉例說,如有基督教教會幹事貪污信徒的損款,或非禮/強姦異性信徒,基督教教會可不可以完全推卸自己的責任,因為貪污只是個人行為,和基督教教會本身的疏忽/縱容甚至包痺無關,再進一步說,因此基督教教會甚至不用補回被貪污之款項?

4. 此事和反基的政治議程有沒有關係?你們在陰謀搞什麼?

當然有,稱反基為反基,自然有反基的政治議程,一如基督右派蘇穎智有自己的政治議程,我們不會像基右一樣把宗教包裝成世俗,反基就是反基,就是建構自由、平等、博愛的公民社會,稍後反基會總動員霸佔幾個公民團體的重要位置,推動香港社會立法實現政教分離,並用任何機會打擊基督右派如明光社、恩福堂及性文的政治/經濟及文化霸權,減低教育制度中宗教成份(特別是把神創論和智慧設計論加入生物科課程),把宗教歧視加入反歧視法,甚至在各選舉中提出投票指引,揭發各大政黨和宗教團體的私相授受,最後甚至派成員和基督右派動員支持的侯選人在各區對撼。
我深信香港社會受基督右派的霸權主義的思想行為荼毒多年,成立溫和反基的政治組織,實屬必要,如反基人仕覺得目前的溫和反基政治組織受社會邊緣化,基督右派的扶黑策略成功,則反基運動可以走一條比目前更激進的路,總成員可能比社民連的總人數為多,而動員力亦將比香港任何政治組織更強,不少反基者自覺是被基督教持續迫害多年,如基督教繼續附和基督右派,趕狗入窮巷,我個人保證肇事者將寢食難安,香港社會的世俗與基督教霸權之爭,可能由互聯網上變為街頭上,由字面上變成法律上。
請基督教徒設身處地為反基者想一想: 既然在法律上和政治上有特權的基督教右派,從毫不猶疑利用一己之優勢去在政治/經濟/文化打壓非基督教右派,包括把同是基督教的自由派當成「出走信徒」,在遇到為數只有千多人的「反對宗教右派霸權」示威時,都如兵臨城下,派出大隊保安護教。由此推論,基督右派動不動在報紙上數千人聯署,反基感受到的無助及受威脅感一定比基督右派更深。
兩派的積怨必須由掌有政治/經濟/文化霸權的基督教約束基督右派開始,如基督徒學會一樣,主動放棄自己的政治特權,為同樣是弱勢社群的反基人仕爭取社會公義,以包容來化解仇恨,以平等來互相愛護,而不是像時代論壇中的社評一樣,當反基是需要感化的罪人,我們不需要從上而下的愛,如此的愛不過是霸權主義的另一種形式。

5. 是不是溫和反基因為遊行上了報紙頭條,所以現在囂張了,膽敢向基督教討價還價了?
反基的激化最大的原因是基督教日漸向基督右派的意識形態靠攏,政教合一的勢頭愈來愈強,一言一行開始灕漫霸權主義,我以為主因在於和法西斯意大利相似的政治制度,和中共意圖以泛道德主義治港,而基督右派和中共合作的跡像太明顯了,我們以前勢弱只因不團結,但勢弱不代表我們永遠是弱者,我們因為曾為弱勢,所以事事必然先從弱勢者的角度出發,以世俗社會的最大利益為最大考慮,因此在家庭暴力條例中的立場是支持立刻立法保障同性同居者,在網絡廿三條的立場是認為目前的淫審機制絕不公平,不公開,不公義;並反對任何加強目前的淫審機制和增加淫審處的權力的提議,如果基督右派以為色情/暴力有害青少年而要立法規管,何解在小中學宗教的灌輸就不用任何規管?難道聖經中的色情/暴力成份就不再是色情/暴力,因為基督教是主流宗教?難道基督教對小中學生一點負面效應都沒有?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遊行隊伍只有六人,因為我的立場太溫和,後來竟然照樣被基督右派的關啟文說成是激進、攻擊基督教的言論自由(特權)、反基督教等,真有哭笑不得的感覺,遊行為了溫和化,甚至連近似「粗言穢語」的口號都不用,用宗教右派霸權來代替基督右派,被北極星在時代論壇拿來嘲笑。想我如果把自己「社民連」化,用「消滅基督教霸權」,「推翻右基政教合一,建立反基新香港」,或者當時和數以百計的反基者衝進了明光社,時代論壇的頭條反而會是「基督教會該如何回應世俗社會的訴求」,可能第二天明光社登報道歉,基督教全部放棄選委員的特權,明光社並宣佈不追究任何刑事責任。

什麼叫公義?此事我的不到基督教的公義,只看到基督教和一般人一樣,只尊重政治實力,因為遊行的立場溫和所以由「基督教會該如何回應世俗社會的訴求」變成「當不滿聲音衝着基督教會而來」,我們在此事上的盟友:自由派基督徒連名稱都沒有一個!

由此可以想,如果今年七一,社民連可以發動十萬人大示威,包圍特首及立法會,則不會有號稱支持自由、民主的政黨敢像基督右派明光社及性文化協會像支持網絡廿三條一樣,要求收窄立法會議員的行動自由,先在立法會進行道德淨化,再在互聯網行道德淨化!

約定各位反基在七一見,家暴條例及淫審條例立法會門口見,如果社民連可以發動十萬人大示威,我們為什麼不可以發動三千人天天電郵明光社要求登報道歉賠償,連這一點都做不到,如何可以打敗基督右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