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基督右派的詭辯藝術(補充)

廣告

廣告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 ... ig5_hkscs#

忘了一件事,畫龍點晴,由標題去決定內容的性質,該文的標題是:

「宗教右派干預?」研討會
不滿者到場.雙方啟對話

為何只用「宗教右派干預?」而不用全句的「宗教右派干預,抑或是世俗思想的盲點」,如果說是研討會,則後者看來的思想內容會比較深一點,一般人會以為是學者的聚會,而用前者的重點在於「干預」兩字,因為此文的第二段是以用貓姐意圖在場拍攝,把本來是私人攝錄的行為被當成是一種干擾,其實是暗中諷刺我們找不到任何具體的證據去證明基督右派干預香港的政治(其實已是公認的事實,只是他們自己的錯,當然是視而不見,避而不談。),反而是干預一場公開的討論,引喻到公民社會,一如關啟文對我們的定性: 是滋事者,是騷擾對話和平理性地進行的「激進份子」。

「不滿者到場」一句可圈可點,他們不滿的是什麼?是不滿基督右派所作所為?是不滿基督右派的立場?是不滿基督教所作所為?是不滿與會者中的基督右派所作所為?還是不滿「宗教右派干預?」研討會?如果用「有人到場抗議部份與會者」會不會反映事實,比較客觀?

因為此文的作用不在於客觀描述,而在於把我們定性為「不滿者」,換句話說,是一班因為懷才不遇或個人不幸,所以才憤世嫉族的人;所以不論對社會的什麼事,什麼人,都是不滿不滿不滿,一如在基督右派心目中,他們是既得利益者,香港社會是完美的,所以把我們當成像社民連是一樣搞事的人,不問為什麼「搞事」的人為什麼去「搞事」,搞的是什麼事,就如淫審署一樣,只看見露點就是色情,粗言穢語就是暴力。

首先「不滿者」一來可以令我們看來是一班對社會事事不滿的,因此與會的目的不在於討論而在於出位/曝光(以貓姐一事為重點),所以全文一點都不討論我們的論點,要令未曾與會者把我們當成搞事者,再推遠一點,就是把2.15遊行都引喻為「搞事」,搏出位,只有行為而沒有內容,只是一班衝動和被誤導的年青人。

另外,如果依據前文下理,「不滿者」理應指不滿「宗教右派干預?」研討會的人,我想問我們是如何可以對「宗教右派干預?研討會」此一對象不滿?我們是對宗教右派的不滿,而不是對「宗教右派干預?研討會」此一對象不滿! 如此一來,就表明了我們並不想討論,亦不想對話,橫蠻無理到連研討會也可以不滿!

既然是凡事不滿者,我們來搞事,在讀者心目中的道德位置就處於下風,所以標題的最後一句一定是雙方啟對話來顯示出基督右派的包容、大量和海涵,當然可以處處看到霸權主義影子,因為是處於道德高地的基督右派來原諒一班「為反對而反對」的人。

天天談道德的人,當然是有道德的人;反對一班「天天專業談道德的人」做的任何事,自然是反道德;另外,如性文學會關啟文所言,反對基督教右派胡作非為的人自然是反基督,哪還用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