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可以禁毒,但禁不了色(1)

廣告

廣告

(WARNING: THIS links below contain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警告: 以下連結內容可能令人反感; 不可將本物品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物品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這是我有史以來寫得最有咸味的陰謀論故事,但只是大綱,內容要大家用豐富的想像力,由這篇去看我可知我一定是單身。

在傳媒報導青少年時「三天一大錯,一天一小錯下」,香港特區政府的「自願地強制驗毒計劃」光榮地開始了,曾暗權視此為他政治生涯的一大轉捩點,原因是中共、基督右派、民建聯和他曾有一次秘密會議,大約內容如下:

中共: 依據專家推測,香港的政治形勢吃緊,不斷更換首長只會給泛民機會去削弱政府權威,因此權衡輕重後決定讓曾暗權當香港永遠的首長,你是中央最放心的人。
基右: 咁我呢?有無份?(放心,馬灣都俾你起,教科書又俾你改,仲唔係幫你?)
民建聯: XYZ,有無搞錯,我無一份?以後點協助政府有效施政?
曾: 多得你「協助」唔少,你少罵大幫忙的技巧十年如一日,無D進步,仲話幫!
中共: 不要吵,誰是忠誰是奸我自會論功行賞,但可不可以讓我講完才吵,自己人日吵夜吵,成何體統?
曾: 我請的麥X玲風水師博好像也同意,所以我才遷政府總部,可惜班有錢人又話阻止他們風水,然後又有保育人仕阻頭阻勢,最後只好揀這裏,但四川一地震又要損錢,拖遲了我動工時間,好事都變壞事,唉。
民建聯: 我都無反對過,唔關我事。
基右: 世風日下,道德淪亡﹐全香港得十分一信基神,仲點可以管治?
中共: 我認為是香港這群社民連真的要治一治,如此下去,我好擔心長毛真的會發動人民戰爭打到北京,而當中又有不少是年青人,所以我想到一個辦法,嚴打禁毒,捉一兩來祭旗,之後保證乖乖聽話,且況你們自己也會有自己的額外收獲。
基右: 太不道德的事我不做,幼女D類東西我要唔落,留番你哋﹐我非禮勿聽,聽不到看不到。
民建聯: 順便捉一兩個青年民主黨都好,但看看張文光的呆板樣,屈非禮D招太低,中共你D死橋害死人....
曾: 我要想試一試,工作壓力太大,連家人都唔欣賞,仲慘過老董。
中共: 就此決定,其餘的細節你們自己想一想,散會。

情況一(某基右學校,以下稱學校):
剛升上中一的YKC小姐不幸地被她的基右班主任看中了,因她馴良內向,令男性產生難以抑壓的性衝動,他的信仰告訴他如此的念頭是錯,但已屆中年的他已失去婚姻的樂趣,所以他的潛意識編了這一個計劃,因為他留意她似乎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流露出基督教的敵意,例如有次寫「我信基督教」竟然寫成「我信基篤教」,因為正常香港都不可能對基督教真理有敵意,因此她一定是精神有問題,要見一見社工,而社工又是我教堂的堂友,我關心我的學生自然和社工多談幾句,後來社工也同意她無神論的病似乎會在中三時全面發作,需要進一步轉介。似乎社工愈用基督教的愛心去關懷她,問題愈露骨,由此可見她一定是患了「反動症」(Oppositional Behavior Disorder),而無信仰的無神論者有此病不出奇。後來她再被轉介去看基督教心理學家,因為她父母以為基督教比一般無信仰的心理學家更可信,她顯然是有魔鬼在指引她,開始沉默不語來對抗基督教心理學家的取證,但是此心理學家很有耐性去分析她父母帶來她的日記,心理學家終於在中間找到思緒混亂及有不正常情感的痕跡,因此再推介她去見精神科醫生,而據精神科醫生的報告: 她見到他時「過份」緊張﹐似有神經質的徵狀,另外再問她亦找不到任何可以推翻之前的推論的強而有力的證據,特別是問她基督教信仰的問題時,她最初不答,後來又只答一些標準答案,最後在加大壓力後便說出一些前後不協調的話,判斷她為自我形象低落,情緒失調、患「反動症」的初期、有過多的性幻想,可能是精神分裂症的表徵。所以為她着想,先讓她試試藥看反應如何,要是她本來沒有病的話應該不會有反應,要是有反應就證明他的判斷沒有錯,斷錯症是非常大的醫療失誤,所以一定不可能發生。

她一吃藥,情況反而更嚴重了,她開始對父母、教師、社工及醫生更反感,而自信心也每況愈下,更益證明大家一開始的判斷正確,我以為呢?是魔鬼終於被我們幾位基督教徒逼得現身了。禁毒計劃一來,因為我教堂最積極提倡,因此要我們每個班主任都交出一些成績來,因此我很自然是第一個想到YKC,她的神態總令我有遐想,不是性的幻想,就算是她問我有關性的問題也非她本意在色誘我,是魔鬼用她來試練我,我的處理十分專業,沒有半點私人感情。我知她的目標,是令用我對基督教離心學生的特殊感情來終止她的治療,令同學不再因此而歧視她,因之前懷疑她不信基督教已經同學不再喜歡她,轉而向信心更堅定的。在青春期內沒有男生青徠是在無神的世俗社會中是一大打擊,因此她當然是千方百計,好在我一早看穿她的企圖。

我一萬個想不到發生了我完全想不到的事: 她竟然直認不諱,性慾這隻魔鬼一直糾纏箸她,她以為是魔鬼撤但看中她的處子之身,要和她繁殖下一代: 混世魔皇。我又不不懂驅魔,也想不到有什麼好辦法,印象中有一些情況下,驅完魔也有後遺症,我只是找了幾位要好的教友來談,怕傳了出去令她的病情加重。明光社常教導我們說要在善惡之戰中不惜一切犧牲,但我不知可以犧牲些什麼?我什麼都有,但其實什麼都沒有,我除了在教堂中仍懂儀式化的敬拜神外,難道還有真心可以付出?

我為此祈了三星期的禱,我還未想通,但有一次竟然看到一個蘋果在屋外被蟲蛀食,我終於明白上帝的意思,這個蘋果遲早一天也會被人吃,如果被無神論份子吃了,就如蟲子腐敗蘋果一樣,再堅強的信仰也不及魔鬼利用人體弱點的詛擊,唯有最堅定的基督徒及一面向神的心才可以拯救她遠離即將來臨的罪惡深淵,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上帝的安排真巧妙,牠明知我一向在性生活上不滿足,因為妻子以為性不可有享樂成份,只是為了生產更多的基督徒,於是為我預備了她,既然上帝可以卸去任何人的任何罪,則此事我是應耶穌基督之名而行。此外,如果不是她本質上有點腐敗,魔鬼又為何會揀中她?要是她「色誘」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其他學生,甚至像中大學生報一樣搞什麼3/4.../7P性派對,污染一整班人,到時我還可以要求什麼「隔離(靈性)治療」呢?一場如此的敗仗,我還有臉見上帝、同事及教牧嗎?我還可自稱為基督徒嗎?世俗社會不會容許我行正確的,真的道,只會不斷縱容吸煙賭搏吸毒濫交,冠以人權之名。

有時為了正道也要用多少旁門左道,沉迷魔鬼的人是不會自我醒覺的,我一方面告訴她辦法可以令她不用再被試藥(其實我也沒有把握,但我有點懊悔她開始要吃精神病藥,因為誰知她會不會因此而上癮?),一方面卻又要脅她如果不依我的說話去做,就會投訴她借吃藥之名,實則在濫藥,也不知是不是她自己在試藥,可能是她根本想濫藥而假扮精神病欺騙師長,因為警方會相信基督教教師/學校/社工及她家長都不會作假,就算不是判入正生,在學校也會有個十分不良的記錄,將來要是她還想在基督教徒圈中生活就會困境重重。我十分清楚我動機不是去害她,性生活我也有也不真的需要她,兩害相衡取其輕,我不救她,世俗社會只會把她當性奴,她會男朋友一個接一個,她的私生活好不檢點,還不知會不會將來為考試答案而勾引其他教師!

因我不斷告訴她及暗示給她同學她被魔鬼纏糾,我告訴她這是唯一的解決方法,她終於在不斷的壓力下終於答應了我,我本着殉教的精神去做基督徒不敢做的事,我看不明白什麼是神學(神如何去學?),但有時後果比動機更重要,一如蔡志森弟兄成功阻止同性戀歪風入侵大學校園,黃成智弟兄成功阻止同性戀人仕濫藥,我做成了一件大事,能人所不能。當然,我也是第一次用這樣的方法,所以也有點緊張,幸好神照顧牠的每一位信徒,所以終於在聖經找到了性行為的章節,雖然零零碎碎但也找到不少。我以為妻子就是服從丈夫,而女性當然要服從男性,在性方面男性主導才是正常,加上我是她師長所以她要完全服從,在過程由我去決定她什麼時侯有快感,什麼時侯沒有,然後在每一段前說一句充滿神的力量的聖經金句,才會達到事半功部的效果,而當魔鬼看到了我的決心就不會騷擾她。

這一天是重大日子,所以他先祈禱再之前禁慾三天,再借到一幅聖袍,其實以他而言,禁不禁其實沒有分別,他的太太身裁沒走樣,但每次都是男上女下再叫幾聲之後兩夫妻跪在地下求上帝恕罪,因為用了避孕套或者用了事後丸,殺了不知幾多位基督徒。今次為了這位學生的前途設想,用了避孕套會殺精子,用事後丸也是太不自然,他視自己的身體為基督之棍,但基督是一個體貼的上帝,不像黃大仙、天后娘娘這樣無情,每一件事他都會巧妙安排,不過他還是不對基督的神蹟有太大的信心,最後還是決定用事後丸。

他以為基督既然可以令處女產子,同樣也可以用他的神蹟把YKC的處女膜還原回它原本的狀態,他活到今天,任何人類可以存活都是神蹟,神每天在作功,數以萬計的神蹟每日在發生,盲的可以回複視力,聾的可以複聽﹐甚至老人痴呆、癌症也可以在瞬間被治好,既然是神的指令要他如此作,神自有一切以後的巧妙安排。其中一個或者就是YKC第二天一覺醒來,發覺再也不感覺到魔鬼的糾纏,但是自己在進行完儀式後竟然仍是原璧,由此體驗到基督的大能,牠的恩典,因此驅逐了心魔,把一生奉獻給基督。

在「取去」她貞操前,他們要先做一個儀式,用滲了催情劑的聖水清潔蘋果,各咬一口,這樣做也是為了他和她設想,令日後可以推說只不過是因為魔鬼給予人體的化學作用而不是她有心和教師出軌,或者是他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慾設局勃索女學生性交,他倆都是自願為基督教犧牲,借魔鬼的工具來過橋。

本來他打算是依和他唯一的性教育,牧師在他婚前透露的性行為公式來辦事,所以他吃了蘋果含在口然後再從她的耳根慢慢廝磨到她的嘴唇,再把舌頭伸進她未曾接觸過男人口水的口腔,和她一起嘴嚼同一塊蘋果,就像聖經中阿當夏娃背箸創世主的第一次親吻,這是為合巹交杯,他另一手伸入她的聖袍內在她從來未曾被男人接觸過的肌膚遊走,她臉上自廝磨開始臉孔開始升溫,上升得她有點不自然,似乎是不單來自不再光滑的皮膚的磨擦,而當她感到一團火開始在身體燃燒時,就開始害怕起來,因為從小至大,牧師告訴性是魔鬼入侵她聖潔身心的工具,她的身心應只供創造她又救贖她的上帝享受,而她竟然對最尊敬的師長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覺。最恐佈的是除了害怕後居然還有點期待,一向緊棚棚的身心居然也好像放鬆了,偶然有一個不可以接受的念頭闖進她純潔的心靈: 難道我一直來身體的不妥只是性的覺醒?難道我偶而在晚上把被夾在腿間互磨時的感覺就是這種感覺,難道師長、父母一直在騙我?

第一次性交時他這支全能的棍首次在她身體內像他舌頭一樣靈活地移動,當轉動到5次時他由聖經某章某節開始讀,每5次下一節,每5次一節,當第50次他把她的腳扶起胳在他的臂膊上,以另一角度再次進入,他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他居然會懂改換姿勢來增加自己的快感,他是從哪兒學習這些淫邪的技巧呢?難道她本身就是魔鬼,用她的喘息聲引導他因墮落而得的魔性?他想每進一次她神秘而緊窄的通道就念一句經,可惜性興奮舖天蓋地,他也料不到聖經無壓制他快感的動力,這場天堂的感覺太美好,基督真是體貼每人的需要,把連異性的手也未曾踫過的處女獻了給他,他擲開了聖經,用身體和神直接通話。而她呢?下身被逼開但又有不言而喻的舒服感覺令她益發以為自己天生就是魔鬼的玩物,如果不是一直被聖經保護,可能小學時已經和無數非基督徒男性交合,成為他們的性奴,令自己將來萬劫不復,每一下的快感換來的,就是在地獄被魔鬼們以巨大火棍不停插入。不過,現在這感覺告訴卻令她懷疑,這究竟是懲罰還是獎勵?還是奇妙的神在這一次是讓她享受,好告誡她如果和不是基督徒性交時,她受的就會是下體如被火燙的懲罰?神的奇妙意旨,她第一次親身感受到了,牠的奇妙救恩她不配去明白,只管儘量去幫助代基督救贖她完成他的苦差。不錯是苦差,因未曾有過任何性經驗的她,看到他缺乏張力的臉皮拉得很緊,彷彿在努力忍受箸什麼,她當然不明白,於男性而言,這種痛苦就是無上的快樂,而壓迫有時就是為了更自由、更快樂。

第二次性交,他完全忘記了要背聖經,只是打開了聖經蓋箸她的臉,按箸她的頭不停地在她下陰作活塞運動,他其實也料不到自己會有餘興再作一次,彷如自己年輕了十五年,基督的安排真是巧妙,基督的設想真的周到,他現在可是天下間最幸運的人,為此感恩他要更努力去取悅神,既然神把她當成了他的任務﹐他就要更努力做好這次愛。他想到的是,她顯然也是在享受這過程,只要有智慧地持續這段關係,他可以引領她離開醜惡。既然上帝要他進行第二次性交,這自然是代表了上帝的意思不是要他只做一次神棍,而是要一直做,直到她脫離魔鬼的誘惑為止。

第三次性交到一半時,忽然想起女性的陰道正正是萬惡之源,所以要用聖經蓋箸,而想到肛交不算是性交的一種,所以只要不在她的子宮發射便巧妙的逃離了魔鬼的圈套,而且她因此而受一點苦,因此是教訓她性愛本質是痛苦的最好方法,再者聖經只指同性戀者肛交為犯罪,沒有說異性戀為了驅魔而肛交是犯罪。

第四次是要她為他口交,因他以為聖經也不當口交是性交的一種,只是為她以前曾侮辱聖經的口贖罪,他引用聖經指女性在宗教儀式中一定要完全服從男性的指示,每10次在她口中抽插便讀一段聖經,但卻不是為了潔淨她的靈魂,卻只是為了他的享受可以持久一點,當每次接近發射的邊緣就掐她一邊的乳房以示停止,當他讀完聖經時又再掐她另一邊的乳房以示繼續,結果這一次持繼了一小時。

第五次是陰道交混合肛交,最後也是口交,如此是象徵式的吞食了她的罪孽。

不過,她的苦難才剛開始,因為教師告訴她: 她在過程中有快感也是一種罪,是她染污了其他信教的人的心靈,所以必須繼續贖罪,於是她在三年間成為此教師的性工具,每次表現出快感都會被懲罰,而用的方式也次次層出不同,有時只是掌摑,有時是鞭打她,有時是滴燭,有時是針刺,有時把假陽具塞到她陰道的盡頭,有時竟意圖用她尿道來交合。但快感的成份愈來愈少,痛感的成份愈來愈多,似乎她不痛苦他無法完事,有一時他喝了酒,竟然嘗試輪流把酒樽塞進她肛門及陰道,然後在旁欣賞她痛苦的表情。亦是這一次完全只有痛苦的的性經驗令她下決心離開這間學校,當她告訴父母這三年的慘痛經歷時,她父母竟然一點也不相信她的說法,所謂查證只是找教師上門談談,而他就搬出了她是青春期,讀書太勤力,壓力就有太多無聊的性幻想﹐她想揭示她的傷痕,卻想不到身體看來最脆弱的地方是康復得最快,最後教師警告他們,要是她再投訴就要逐她出教會圈,她再沒有理想的基督教前途,而是在世俗惡世下生活,像她對罪惡如此嚮往的教徒很容易和男生同居,未婚懷孕,淪落風塵,染上愛滋病而死。

她明白這父母再不是她的父母,於是想盡辦法包括色誘校工以便把成績由一流改成三流後,才轉了校,但是仍對性心存介蒂,中七時遷出一早已形如陌路的家,找到了男朋友和她同居。這位男朋友也真夠體諒,沒有提出任何性的要求,以致她甚至介紹她朋友到她家,再下春藥來幫他解決性需要,並和她訂了婚。

直至後來大學第一年遇到一年輕英俊的少年,又在他不在家時發生了第一次她真正享受的性關係,不過偶而仍會發惡夢看到他把十字架放進她身體,或者用聖水灌腸。她當然不再相信基督教了,而她只是云云「自願地強制驗毒計劃」的受害者之一,魔鬼通常都是披箸聖袍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