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Burger King和假提款機都讓我知道,我們要站出來,就在6.23。Yes We Can!!

Burger King和假提款機都讓我知道,我們要站出來,就在6.23。Yes We Can!!
廣告

廣告

如果你有興趣看我這篇文章,我就要先說明我的書寫目的:向老闆/老師/男友/女友請假,6月23日到立法會。

使我立下心腸寫這篇的,是看到這張貼紙——當快餐店可以利用與社會運動有關意念去宣傳,就証明社會運動、城市運動對於普羅大眾,尤其快餐店的焦點群眾:年輕人,是有影響力、可被發展的。我甚至會用滋長來說,對,我們可以使之成長起來。

好,入題。

那陣子,五月十六日「公投」投票人數超過五十萬,有官員大刺刺地說還有六百多萬香港市民不支持「公投運動」。
好,你連垂垂老矣與牙牙學語的香港人都計算在內,你夠關心香港市民的。
跟梁啟智老師學的,你800人選一個特首出來,那還有接近七百萬名香港市民不支持那位特首的。
你說對吧?高官賢達。我應該夠關心你們的。

反「二零一二政制方案」,你會說我這邏輯很茅。茅,就是不規則、胡亂行事;就是在球場上從後剷人死腳,令對方受傷。茅,就是沒有道德。那如果我們還有道德觀念的話,為何依然有公眾人士請吃海鮮請遊大佛叫人去遊行?而那些公公婆婆不知政改為何就要大叫「起錨起錨」,在烈日下暴曬。我爸在中資機構工作,為著飯碗也要到維園撐政改,他說他在維園球場之中,看到有老人站得家很辛苦,嚷著要走,領隊又不肯放行。你想像一下,一位大汗淋漓、快要倒下的婆婆大叫「起錨」,那是一種荒唐。有人說內地看到的各種各事,例如「天氣飛彈」和「假提款機」,都很荒唐。我未敢肯定。但我漸漸在香港都看到這一切一切。

蔓延。

繼續。社民連於週日《城市論壇》內的行為,報紙說過激。有左派報章甚至用「阻撓香港政制向前走而無所不用其極」來形容。司徒華則說在市民眼中,社民連的所作所為只是謾罵。我對滋擾、搗亂等行為都不贊同,可是我不介意暴動與革命。

暴動與革命只是一線之差。不要怕,請放心,這些暫時都沒香港的份兒,我們只有遊行。而遊行則可以演變為很多形式。但具政治威力的遊行重點是「動員」。就是吹雞的意思。直接點說,任何具政治力量的運動,都需要動員,動員才是根本。你說有七成半香港市民支持政改,因為你的民調問題是「你想原地踏步還是循步漸進?」。人家問你港大民調說超過七成人希望2017年前完全取消功能組別,你逃避回應。好,你說只有五十萬人撐公投,就是有六百多萬人不撐公投。你說你有十二萬人撐政改,我就要告訴你我們可能沒有十二萬,但我們還是有聲音。

讓我們的聲音廣傳,讓我們的熱情散發開去。

人數不能代表一切,但重要是你的聲音。你也有意見,不要被人溫水煮蛙。
你希望政府取消功能組別嗎?
你希望有受法律保障的工會,可以為你、或為你以後會投身的行業保權護益嗎?
你希望香港可以不再被地產商壟斷嗎?
你希望你可以用合乎國際標準,年薪六倍的價錢買下足夠你組織家庭使用的單位嗎?
你希望你可以繼續在你那觀塘Band房夾Band嗎?
你希望超級市場的貨品價格可以受到法律規管嗎?
你希望改變這種壓逼式的生活模式嗎?

你,想這些聲音被政府聽見嗎?

站出來,由本週開始。我們6月23日到立法會門外,全民包圍立法會:撤回倒退方案,廢除功能組別。

我不是說,出席這個活動,你便可以改變香港。
而,也沒可能,有幾萬人座在中環便可以使工會成立。
但我們不要急,我們要起動。

只要你站出來,政府終有一日會明白,民意的重要性。

我知道很多人都沒看過政改方案內容,但你或會對起錨這口號看不過眼。
政府這次學習外國——就如曾特首在辯論中無情白白引用英國政府對2012政改的評價一樣無稽——要弄些口號、搞些概念。「人家易首翻天,說Yes We Can;我們不如說起錨、向前走吧?」人民則會利用墨爾本樂隊Crowded House名曲《Don't Dream It's Over》惡搞說「Hey now, hey now/Don't dream it's over...To build a wall between us/We know they won't win」對,政府只會在我們之間築起城牆,而不會達致勝利。
6月23日,人民要在,立法會門前,高呼「Yes We Ca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