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圖:「黃胸鵐」(俗稱禾花雀)(攝:Simon Chan/香港觀鳥會)

(獨媒特約報導)「黃胸鵐」(俗稱禾花雀)在六十年代為本港常見鳥類,但因過度捕獵及棲息地被破壞令數目急跌,國際自然保護聯盟正討論於今年年底把「黃胸鵐」(俗稱禾花雀)由「瀕危」調升至「極危」級別。香港觀鳥會與長春社自2005年起開始在塱原濕地種植水稻,成功令黃胸鵐及鵐科鳥類數目回升,鳥會籲公眾支持塱原生態米,並向親友宣傳停止食用野生雀鳥訊息。

禾花雀體型與麻雀相若,長15厘米,全身主調為黃色,飛行時翼上白色斑塊十分顯眼。禾花雀喜歡成群棲息在稻米田,主要糧食為稻米及其他穀類種子。禾花雀原為本港常見雀鳥,根據文獻紀錄,在高峰期1959年錄得逾3000隻,然至九十年代只餘數百隻,進入千禧年代最高紀錄僅為25隻。禾花雀的警告級別亦不斷上升,香港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在2000年仍列為「無危」,但2004年首次提升為「近危」,2008年再上升為「易危」,最後在2013年調升至「瀕危」級別。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聲援政治犯遊行隊伍到達終審法院後,於皇后像廣場集會至7時半。

遊行主辦單位發言人、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表示,沒有足夠人手計算遊行人數,但指到達終審法院後,皇后像廣場、愛丁堡廣場、皇后大道中及遮打道均坐滿人;而隊伍在下午3時出發,不少遊行人士困在灣仔地鐵站未能到達集合地點,隊尾相隔兩小時才在修頓球場出發。他又指不論實際遊行人數多少,相信是雨傘運動後最多人參與的一次遊行。

01
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

廣告


廣告

容伯

(獨媒特約報導)反東北發展及重奪公民廣場兩宗刑期覆核案,過去一星期於高等法院宣判,16人被改判監禁6至13個月。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社民連、人民力量、香港眾志、大專政關等團體,今日發起遊行抗議政治逼害,聲援在囚的抗爭者,大批市民參與,迫爆灣仔、皇后像廣場,是雨傘運動以來人數最多的遊行。

39
許小姐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有旺角騷亂案在身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出席聲援政治犯遊行。他表示自己當初亦因為公民廣場事件而走出來,本民前當時仍未成立,自己亦只是一個普通大學生。他形容雙學三子是佔領運動的「先行者」,不應因此受到「牢獄之苦」。

梁天琦又希望透過今次遊行,呼籲大眾關注旺角騷亂中被捕的政治犯,「始終無咁多傳媒機器」。他指自己有官司在身,未能透過傳媒為這些無名之士宣傳。

對於未來運動的走向,他表示預期不到將來,但期望各個「山頭」藉今次機會與其他組織溝通,但他強調不是大和解,而是了解,至少「可以面對面傾計,(搞)論壇」。

梁天琦憶述以前上街反高鐵、反政改,曾認為一切行動都沒有用,但現在明白「原來係因為當初呢啲咁無用嘅遊行集會,我哋今日先可以繼續企響度。」他又笑著承認這番言論「很左膠」,但實在認為在中共暴政下,香港人仍然願意走出來,「已經很了不起」。

梁天琦在遊行終點集會上發言,指今日的遊行是為了讓市民反思「生於當下,有咩應該做而又未做」,希望更多人會關注主流媒體忽略的一班抗爭者,直指所有抗爭者均是香港命運共同體的一員,「只要有一個人受苦就係我受苦,只要有一個人被逼害就係我被逼害」。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新界東北村民平叔指,13名因反東北被囚的年輕人極力支援村民,發展計劃的不公義、組織社會力量等資訊均是年輕人告訴村民。平叔指村民學歷不高,平時只忙於農務,若沒這批年輕人幫助他們,根本不會知道家園即將被拆。

平叔憶起時任立法會財委會主席吳亮星暴力通過撥款,年輕人因感到不公義而情緒有點激動,故望進入立法會,卻被警方力阻,縱然他們以竹枝企圖撬開立法會大門,但絕對無意攻擊人或破壞公共物品。

平叔批評政府聲稱香港是司法獨立的地方,卻暗地藉法律進行政冶打壓,質疑這是「哪門子的司法獨立」。他提及特首林鄭月娥以安定和諧作口號,惟上任後卻仍然和社會行動者站在敵對關係,質問林鄭要的是否只是假和諧。平叔認為以法冶打壓抗爭者,是高壓政權必會利用的手段,但相比南非和印度的情況,香港根本算不上甚麼,故他不感到灰心,必會繼續力爭社會公義。

區晞旻:不能灰心

馬寶寶社區農場負責人區晞旻指,要告訴政府港人絕不會因打壓而退縮。她指除了已被判刑的16人,仍有近百名社會運動前線者將面臨的審訊,她認為罪成的機會極大,刑期更可能更重。縱然政冶打壓猖狂,惟她認為不能灰心,因為一旦因灰心而甚麼也不做,香港就真的失去了希望。

記者:李巧兒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聲援政治犯遊行下午3時起步,隊尾於近5時才離開起點盧押道。

遊行主辦單位發言人、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表示,遊行人數毫無疑問是雨傘運動之後最多人的一次,反映了律政司、特區政府及中共政權希望用嚴刑峻法打壓市民、阻嚇市民參與政治運動的計謀「全盤失敗」,今日參與遊行的市民正正以「我們不會屈服」來回應,認為港人不會被嚇怕,亦不會放棄對自由、公義及民主的追求。

岑又指是次遊行是為了讓身陷獄中的戰友知道他們並不孤單,香港人會和他們「企埋一齊,撐住佢哋」。岑稱「趁咁多人行出黎,想借呢個機會重新搵返民主運動嘅焦點」,凝聚公民力量。

回應律師會及大律師公會發佈的聲明,岑指司法獨立並不代表香港能彰顯法治,現時的司法制度未能限制政府權力不斷膨脹、未能阻止政府運用司法工具打壓公民政治參與權、未能保障市民的人權和自由,直言要達到以上條件還有一段距離,促請各界以此為目標進發。

岑指批評兩宗上訴覆核案件為政治逼害,是基於刑罰、控罪和行為不成比例,香港過往同類的案例,「今次嘅刑罰史無前例地超出以往好多倍」,又指所有抗爭者無悔參與抗爭。岑又批評袁國強濫用職權,在律政司檢控高層等反對上訴覆核刑期時仍堅持提出覆核,將未能推動政改的責任推卸予年輕的抗爭者上。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由香港廚師聯盟發起,小麗民主教室及社區前進合辦的桂林日市,今早(8月20日)於大角咀埃華街公園附近的行人路舉行。被DQ的立法會議員劉小麗表示,未來會繼續推行墟市政策,並於地區繼續議政。她指會繼續協助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寄語他們加倍努力揭發政策漏洞,繼續議會抗爭。

是次桂林日市主題為「勞工抗DQ」,目的為助劉小麗籌募經費、宣傳勞工不公平待遇及向政府表達爭設墟市的訴求。墟市共有8個攤檔,包括販賣二手書、衣服、首飾等,皆是自由定價。除此之外還有免費咖啡及小遊戲攤位。

49

廣告


廣告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

(獨媒特約報導)民主黨成員林子健稱被擄走並虐待,但傳真社於周一晚發佈案發地點附近的閉路電視影片,指林子健於當日下午5時多離開球衣店後,由咸美頓街轉入彌敦道安全離去,與林於記者會上的說法有出入。警方以涉誤導警務人員於周二凌晨拘捕林子健,案件於周四提堂,林現准保釋候審。

事件中傳真社的報導手法引起爭論,有意見認為片中人是否林子健尚未有定論,傳真社卻搶先以「閉路電視證林子健安全離開砵蘭街,未見有人被擄走」為標題,判斷其安全離開砵蘭街,有誤導讀者之嫌;更有人質疑傳真社與警方合作。

香港獨立媒體網聯同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製作的網台節目《網絡打假》中,昨晚(8月18日)邀得香港記者協會主席、眾新聞創辦人楊健興,及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香港獨立媒體創辦人葉蔭聰,討論林子健被擄事件、傳真社報導手法及現今媒體現象。

廣告


廣告

楊振權副庭長在判決黃之鋒等人的加刑覆核時,頒下判詞指:「社會近年瀰漫一鼓歪風,一些有識之士以追求理想或集會、言論及遊行示威自由為名,鼓吹違法達義,鼓勵他人犯法,違法卻拒絕認錯,公然蔑視法律,更自覺光榮及自豪,形容想法傲慢和自以為是,卻不幸深深影響年輕人,令年輕人遊行集會時,肆意作出破壞公共秩序及公衆安寧的行為。」

雨傘運動是違法行為,直接在金鐘、銅鑼灣和旺角每天留守和積極參與(如近乎每天都到場留守)的,手頭上沒有實在的統計,估計應該約在一萬人左右。根據中大民調於2014年12月(即雨傘運動清場後)的推算,全港約有120萬人曾參與佔領運動(即有到場參與其中)。在雨傘運動後的立法會選舉,投票率創歷史新高,市民甚至要深宵排隊去投票,結果,支持此運動的非建制派得票六成,大部份積極參與雨傘運動的候選人,包括最年輕的羅冠聰,都順利當選。

本人用常識和邏輯,想問一句:楊副庭長有什麼數據和理據,推論出「違法達義」的建議深深影響年輕人遊行集會時犯法?120萬人曾參與佔領運動,我打個八折,96萬人曾參與違法的佔領運動,這96萬人(還沒有包括沒參與而支持他們的人),是不是都受到「有識之士」鼓吹的「違法達義」影響而參與違法佔領?之後投票給這批違法參與佔領的百萬選民,是不是又受到「有識之士」鼓吹的「違法達義」影響而支持這些行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雙學三子周永康、羅冠聰及黃之鋒因2014年重奪公民廣場案,被律政司上訴覆核刑期,三人分別被判入獄六至八個月。在三人被囚的翌日,社民連和香港眾志晚上在荔枝角收押所外集會聲援,過百人參加。今日是周永康生日,香港眾志常委周庭表示,今日是很悲傷的日子,「我同大家都仲未接受到。不過,今日係周永康既生日,不如我地祝佢生日快樂。」聲援人士望向監獄的方向,一起唱「Happy Birthday to you 」等生日歌。

2017-08-18 11.12.4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