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財委會今早在建制派及民主黨支持下,通過新的寮屋補償政策。昨日會上,民建聯梁志祥促當局容許寮屋居民自行覓地搬遷及發出新的屋宇牌照,發展局常任秘書長(規劃及地政)甯漢豪明確拒絕,指並非善用土地。朱凱廸則以石崗菜園村為例反駁,指當年政府收地27公頃,居民搬村只用了1.5公頃土地,政府不應完全不考慮提供協助覓地搬遷的選址。

發展局是在今年5月1日公布修訂後的寮屋特惠補償及安置方案,包括放寬特惠津貼安排、容許寮屋住戶在免資產審查後入住房協轄下的專用安置屋邨等。

方案昨日在財委會開始審議,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指,新界收地的核心問題並不是賠償制度,而是市民無權參與城市規劃,原居民、粉嶺高球場及地產商在規劃過程中獲得優待,城規會委員亦全由政府委任,結構性歧視非原居民。

廣告


廣告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資料圖片)

民陣就保安局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之聲明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今早表示,上午9時半有警方牌照科總督察及高級督察上門向他遞交文件,指保安局局長收到助理社團事務主任的建議,要求考慮行使《社團條例》第8條,作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

李家超今午高調召開記招作出預告,政治操作味濃。按劇本發展,預計21日後(約8月10日)收到當事人書面回覆後就會正式宣布取締香港民族黨。高調出招,與林鄭七一酒會時聲明「堅持『一國』之本,對觸碰國家底線的行為絕不容忍」的方針一脈相承。此刻除了黨國機關和本港執法機關自身外,輿論對該組織政見立場為何,恐怕都無法改變此時序的情節。值得留意的是,今次保安局以《社團條例》處理民族黨案例的手法,對林鄭「為23條創造有利條件」具指標性作用。

回顧歷史,當年23條立法失敗,公民社會一直強調政治成果(董撤回立法、辭職),但實際上政府的執法權力絲亳無損。早於發表諮詢文件時,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已大打開口牌,稱無論有無23條,《社團條例》已授權保安局以「國家安全」[2]為由拉人封艇,只是政府多年來有權不用。

1. 第一個有利條件:首次應用「國家安全」執法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委員會今日(7月17日)通過公屋加租10%。民主黨、社會民主連線、小麗民主教室、工黨、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等多個團體於會前到房委會總部抗議,要求停止加租,並檢討租金調整機制。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主席黃遠輝接收請願信,但未有回應團體問題。

公屋租金每兩年檢討,按住戶的收入變化決定,自2012年起每兩年加租一成。統計處數據顯示,公屋住戶的平均家庭收入於2015至2017年間上升了11.59%,房委會因此建議按機制規定的上限增加公屋租金10%,上調的金額為34元至469元 。新的租金金額會於今年9月1日生效。

廣告


廣告

(前排左起)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公民黨黨魁楊岳橋

(獨媒特約報導)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將考慮根據《社團條例》第8條,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表示震驚,認為政府做法是針對民族黨,認為沒有任何必要,批評是「在香港在相對和諧的時候」製造事端。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則表示,公民黨不同意民族黨的主張,但強調《社團條例》應該是針對黑社會,而且回歸以來未曾引用相關條例,「法治社會唔應該咁樣去打壓異見政治主張。」

莫乃光斥責保安局的做法是把港獨賦予了生命,不排除受到其他勢力影響。莫又認為政府是要透過分化手段製造矛盾,「可以諗下有咩人喺咁紛亂情況下得益。」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表示,民主黨不認同及不支持民族黨的政綱及做法,但強調言論及結社自由獲《基本法》保障,是香港重要的核心價值。他批評保安局的做法已遠遠超越了對《社團條例》的正確運用。

議會陣線毛孟靜認為政府的做法是「用大炮射蚊」,嘆香港已成為警察社會,而結社自由將從此是零。她斥政府打壓港獨,只會帶來更的反效果,「只會給更多薪火俾港獨,又製造稻草人,想用愛國主義掩蓋其他所有爭議。」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五個規劃專業學會今日就元朗17億行人天橋一事召開記者會,重申17億元朗行人天橋方案不符「宜居城市」原則,亦未能解決元朗市交通問題,倡先採用其他替代方案。學會代表不願正面回應是否促立法會議員否決項目,但同意記者「學會要求糾正當年錯誤、推倒重來」的總結。

專業學會在2014年,曾向元朗區議會提出連接元朗朗屏站行人天橋的替代方案,但遭區議會否決。近月政府將項目提交立法會審議,報價高逾17億,引起社會爭議,專業學會近月分別與政府及元朗區議會會面商討。

今日五個專業學會包括香港建築師學會、香港規劃師學會、香港園境師學會會長許虹、香港城市設計學會及香港測量師學會召開聯合記者會。香港建築師學會陳沐文指,五個專業學會甚少一同舉行記者會,但在朗屏站行人天橋一事上,五個學會的專業角度一致,便是認為政府的天橋方案無法解決元朗市交通擠塞問題,並對環境帶來不可逆轉的嚴重破壞。

陳沐文指,現時元朗市的道路擠塞問題主要在元朗大馬路大棠路及康樂路兩個輕鐵站之間的過路處,以及人流極高的合益路及元朗新街街市。三處樽頸位置沿途有街市、銀行及其他購物活動,行人在路面行走「無可避免」。陳沐文又指,擬建的行人天橋相距達350米,無法吸引人流改用行人天橋。他又提到元朗明渠屬城市重要的城市開放空間,兩旁有量市民活動,亦有元朗愈來愈少的樹木。

廣告


廣告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今早表示,上午9時半有警方牌照科總督察及高級督察上門向他遞交文件,指保安局局長收到助理社團事務主任的建議,要求考慮行使《社團條例》第8條,作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中午見記者,指會給予民族黨21日時間作出申述,之後再作決定,又表示社會及特區政府對港獨的立場明確,「任何破壞及分裂國家的行為都係紅線,不能觸動,會引起社會動蕩。」

根據《社團條例》第8(1)(a)條,社團事務主任如果合理地相信禁止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者,社團事務主任可以建議保安局局長作出命令,禁止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運作或繼續運作。

廣告

本土研究社

由一群熱心關注本土發展及社會問題的研究者組成,開拓各種自主獨立的本土研究,推動民間知識生產與普及。 電郵:[email protected] FB:https://www.facebook.com/localresearch 網誌


廣告

致:立法會「根據《借款條例》(第61章)第3(1)條提出的擬議決議案小組委員會」盧偉國主席及全體委員

盧主席及各位委員:

綠色債券恐助長「漂綠」大白象

近年政府開始力推綠色金融,今年財政預算案推出借款上限為一千億港元的綠色債券發行計劃,集資所得將撥入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為政府的綠色工務項目提供資金。另外,政府亦會推行綠色金融認證計劃,為有意發行綠色債券的企業提供第三方認證服務。可以預見的是,未來將會有更多此類「綠色」投資選擇推出市面,所以不可忽視當中的問題。


今次政府牽頭發行的綠色債券聲稱用於「環境效益的工程」,包括「與可再生能源、能效提升、防止污染及污染管制、廢物管理、水資源及廢水管理及綠色或低碳建築等相關的工務工程」(註一),均是計劃下發債的潛在工程。政府亦聲稱相關工程均會「符合廣受環球投資者認可的綠色債券發行指引或標準("綠債標準")」,意即「例如國際資本市場協會推廣的《綠色債券原則》及氣候債券倡議組織推廣的《氣候債券標準》」(註二)。

問題一:為大興土木的工程的環保項目融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 後天失明的Johnny拿起電腦和智能電話,手指不停的滑屏及敲打鍵盤,速度比起健視的你我毫不遜色。失明人士現時可靠讀屏系統將網頁上的文字讀出,令他們可以毋須他人協助,吸收網絡世界的無邊資訊。 然而,當他按到一家連鎖快餐店的網站,每當網頁的圖片缺了文字描述,系統就只能讀出「圖片」二字;他永遠無法知道,「圖片」之中到底盛載了怎樣的美食。

讀屏系統再厲害,也需配合無障礙的網頁設計,才能使視障人士流暢瀏覽網站和使用應用程式。香港失明人協進會調查本港網站的無障礙程度,昨日(16日)公佈結果,發現只有不足兩成的測試網站符合基礎要求,不少銀行網頁成績更是強差人意;張宇人則成為27個立法會議員中,唯一一個其個人網站達標者。香港失明人協進會執行委員會委員及資訊科技顧問小組主席周鍵圳認為,調查反映香港的無障礙網頁發展落後,令人失望,嘆互聯網本為如身處密室的視障人士開了一扇窗,不完善的網站設計卻把它封住。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13個關注基層團體和13個環保團體,於今日(7月16日)首次發表「住屋郊野不對立」聯合聲明,指郊野公園與解決基層住屋需求並非對立,質疑政府刻意制造「敵我對立」,掩飾長期以來在土地規劃和房屋問題的不公。

政府近日不斷「放風」,稱要填海及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多個基層團體及環保團體今日發表聯合聲明,並召開記者會,駁斥政府刻意對立兩者。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成員丘梓蕙批評,政府一直漠視土地規劃和房屋分配不公。她引述葵涌街坊指郊野公園對他們來說是難得的免費資源,批評政府表現虛偽,「近年政府突然間打住『為基層』的旗號鼓吹發展郊野公園的邊陲地帶,但就一直忽視少數人佔用面積遼闊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公私營房屋供應比例遠低於六比四的政策目標、租務管制撤銷後租金節節上升等」。

廣告

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

網誌


廣告

1995年天水圍北發展藍圖研究中,紅圈所示是報告建議設立的診所,即是今日的天水圍(天業路)社區健康中心。(規劃署圖片)

天水圍目前約有29萬人居住,一座設備齊全的醫院是不可或缺。雖然天水圍醫院急症室將在今年第四季延長服務時間至24小時,然而院方人手配套卻正在短缺,醫院設施無全面開放。其實當局在90年代已預計天水圍有30萬人居住,那為何我們的醫院會比原定時間遲13年落成?原來是與政府的連番規劃失誤有關。

研究顧問:發展初期毋須建院

港府在1983年委託顧問公司研究發展天水圍,提出在區內第31區,即是今日的天頌苑位置來興建一所服務元朗區居民的區域醫院,佔地約10.7公頃,面積比今日的天水圍醫院大八倍。研究認為區內發展初期未需要興建醫院(Demand for this hospital is not expected until late in the development programme),故此該用地被列作未確定用途;報告又提出在新市鎮入伙初期設立診所,即是於1993年啟用至今的天水圍健康中心,以服務早期入伙的居民。研究並無評估醫院應否繼續沿用該用地興建,只在發展計劃時間表訂明當工程H組填土及基建工程完成後,醫院應在1993年落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