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4年雨傘運動旺角佔領區清場行動中,20人刑事藐視法庭罪成。案件去年底已完成審訊,高等法院今日就其中16名被告判刑。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判監4個月零15日,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判監3個月。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判監1個月,緩刑12個月,罰款1萬。

其餘13名被告包括已認罪的張啟康、蔡達誠、周蘊瑩、朱緯圇均被判監1個月、緩刑1年、罰款1萬元。已認罪的司徒子朗則因其擔當的角色,與不認罪的關兆宏、馮啟禧、熊卓倫、郭陽煜、朱佩欣及麥盈湘一同被判監6星期、緩刑1年及罰款1.5萬元。不認罪的趙志深和陳寶瑩被判監2個月、緩刑18個月、罰款1.5萬元。

黃之鋒黃浩銘申暫緩執行 法庭下午處理

法官陳慶偉在開庭前頒下判詞,資深大律師潘熙向坐在犯人欄的被告告知刑期。黃浩銘對旁聽人士講述刑期,最年長的被告趙志深一度落淚,岑敖暉亦雙眼通紅。

開庭後,陳慶偉先讀出各被告的刑期,指基於黃之鋒和黃浩銘在清場時的角色主動,判處監禁。讀到黃之鋒的判刑時,他指留意到黃正就公民廣場案提出上訴,兩宗案件需要分期服刑。

案發時黃之鋒未滿21歲,陳慶偉稱收到代表黃之鋒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的要求,希望索取報告,但陳表示有關條例不適用在本案。駱應淦又為黃之鋒申請要求暫緩執行判刑。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擬在深水埗興建一座五層高的「設計及時裝基地」。深水埗區議會今日開會,商經局局長邱騰華親自向議員簡介項目。然而,一街之隔的棚仔布販則得個睇字。多名民主派議員質疑「基地」士紳化,未能真正帶動深水埗的經濟及創意產業。民協區議員江貴生直指項目不但士紳化,更擔心會因此而驅逐區內的低端人口:「到時就要掃快走街友,執紙皮行遠啲囉,唔想見到呢個情況。」他斥責政府十分虛偽,指眼見布販的民間方案獲得兩個獎後,便「抽布販水」;而所謂的「基地」沒有相容布販,更是過橋抽板。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主席羅冠聰和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在2014年重奪公民廣場案中,被裁定參與及煽惑非法集結罪成,原審判罰社會服務令及緩刑,律政司去年覆核刑期成功,三人判監6至8個月。他們於去年10月獲准保釋上訴至終審法院,案件今早開審,法官押後判決,三人獲准繼續保釋,判決日期再作通知。

雙方就四點法律爭議陳詞,包括公民抗命可否減刑、上訴庭有否權力以刑期覆核作事實裁決、新量刑標準是否適用此案、以及上訴庭有否考慮少年犯的更生原則。審理案件的五名法官,包括終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常任法官鄧國楨、非常任法官賀輔明,質疑判刑從社會服務令增至入獄6至8個月是「巨大的跳躍」(a big jump)。律政司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建議,若然如此,可考慮減輕刑期,令三人今天可即時釋放。但馬道立認為終審庭要按原則裁決,不能酌量減刑。

馬道立:公民抗命不可過了火位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就重奪公民廣場案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法官押後判決,三人獲准繼續保釋,有判決日期會再作通知。

羅冠聰在庭外表示,預期案件有正面的結果,法庭應會採納他們提出的部份論點,他感謝律師團隊的協助。

黃之鋒明日要面對佔旺刑事藐視法庭案判刑,他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如「坐過山車」,會慎重面對未來的官司,但對於本案的結果亦傾向正面。

周永康則指自己由保釋出獄開始已覺得正面,三人準備就緒面對判決。他指判決將影響未來一連串案件,包括佔旺案、新界東北案,希望有正面成果,協助面臨審判的政治檢控者。

律政司建議釋放三子

律政司在庭上建議,若法庭認為上訴庭的判決過重,從社會服務令增加到入獄6至8個月是「巨大的跳躍」(a big jump),不如考慮減輕三子刑期,令他們今天可即時釋放。但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認為,終審庭要按原則作判決,不能著量減刑。

攝影:麥馬高

廣告


廣告

林鄭月娥初上任際,曾與她一談動物權益,說的不淨是福利,是權益。但林鄭當時的一副態度,要化成文字,就是:人到未搞得掂,講動物?

因為不好直接引述,只能說,其時得到的另一訊息,是香港地小人多,生活環境狹窄,根本不適宜養動物。當然,這個行政長官所想的,應該只是貓狗一類的「寵物」,而我們說的,是動物。慨嘆的是,一隻名種狗若已成「寵」,大概生活都已比一般窮人舒適,就不必談什麼權益了吧。這是動物與寵物理念上基本的分歧,請政府明察。那一幕,也即是說,林鄭任內不會有《動物保護法》了。

但林鄭的施政報告附帶文件中,到底也有名為「動物福利」的一小節。其人其後亦在官方網站拍片承諾,會多些關心動物權益。仍然擔心,她想的,應該離不開貓狗兔等她認為是寵物的動物。

上月提立法會質詢,問政府怎樣「多些關心動物權益」。講到社區的流浪牛,我叫社區牛,政府答會「妥善管理」,處理其引致的滋擾,保障公眾安全,包括實施捕捉、絕育、放回或遷移流浪牛計劃,達至「人與動物和諧共存」。

黃牛和水牛是香港的原居民、農村歷史的遺產,港人和旅客也樂見牠們在自然環境中活動。西貢牛和梅窩牛等社區牛,是遊人集郵的熱門「景點」。但在西貢十四鄉土生土長的村牛,就因被指危害道路安全,而一隻又一隻不斷地被捕捉、絕育,再放逐到更東面的創興外草地。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秘書長黃之鋒、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就重奪公民廣場案提出上訴,案件今早於終審法院開審。

開庭前,羅冠聰指希望終審法院能伸張公義,在判決中考慮公民抗命的理念,向社會發放正面訊息。羅表示心情複雜,不知道數小時後自己會身在何處,他已做足心理準備,會坦然接受結果。他又指今日的判決非常重要,上訴庭的判決完全沒考慮行動者的動機,但他認為在不民主的體制下,市民不能用選票懲罰政府,就應有更大權力去進行公民抗命。

09.56.41

廣告


廣告

以下是筆者親身經歷的小故事(筆者是馬來西亞人):小時候經常聽到投票一定要投「天秤」,不然小學沒有經費,政府不會修馬路,政府不會維修整個漁村賴以為生的橋樑……,村長說某某人很努力幫我們村向政府爭取經費十幾萬馬幣,終於把柏油路和橋樑修好了。事與願違,所謂修好的道路與橋樑也只是將大洞變小洞,將鋼筋換成木梁……,直到長大懂事後才知道,回算當時的十幾萬足以重建一座橋、重劈一條柏油路……,誰知這些工程鉅款用在哪?

拜讀過王國璋所著《馬來西亞民主轉型:族群與宗教之困》之後(香港城市大學學出版社「東亞焦點叢書」2018年1月出版),亦感身受東南亞種族政治的現實與離散族群之困境。作者透過這本書逐一提出當前馬來西亞的政治格局與社會矛盾。首先作者詳細舖陳馬來西亞今日政體與社會結構的演進脈絡,論述馬來西亞的政體性質,並分析其獨立前期的族群政治。

其次,突出分水嶺事件 —— 1969年「五一三」族群暴動對馬來西亞民主進程的傷害,尤其是對馬華政治的深遠影響。接著,道出伊斯蘭政治原可視為馬來政治一環,1970年代後卻逐漸反客為主,份量直逼族群政治。 直到現在,民主轉型階段,但與此同時,族群與宗教議題的典型操作手法未見失效。筆者想用解構、制度與修正途徑評析這本著作。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眾志常委周庭上周六宣布參與立法會港島區補選,奪回羅冠聰被褫奪的議席。羅冠聰因宣誓風波被取消議員資格,故周庭亦被質疑未能通過確認書一關「入閘」。周庭表示,香港眾志已有後備方案(Plan B)。

周庭指民主動力已授權香港眾志自行推舉人選出戰補選,相信民主派人士亦會同樣支持。但她表示暫時不便透露「Plan B」的身份,只指「是大家都認識的人」,而具體操作包括何時報名參選,將會由香港眾志、民主動力及其他民主派人士商討後再公佈安排。

IMG_1267
(資料圖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在民主派初選中落敗的民協馮檢基,早前表示今次是「最後一戰」。他在初選結果記者會上稱,不會再參與立法會選舉,但未回應一旦姚松炎被DQ,他會否作為「Plan B」頂上。馮檢基亦未正面回應會否參與2019年區議會選舉,僅稱自己是不傾向再參與議會選舉。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亦未回應會否按機制讓馮檢基頂上,只稱民主派會再作商討。

姚松炎他被取消資格的理由只是宣誓格式不符,而昨日的投票市民清楚表態支持他,相信政府不會再無理取消他的參選資格。

趙家賢:唔係講Plan B嘅時候

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指,姚松炎在昨日的實體投票中獲75%絕大多數支持,明顯是市民反對政府無理DQ議員。他嚴正向選管會指出九龍西民意清晰,當局無任何理由取消姚松炎的參選資格。

趙家賢稱一旦姚松炎無法通過確認書一關,姚松炎團隊會有法律行動,民主派亦會再商討對策,現階段不方便透露。他指雖然按初選機制確是由總得分第二高的人選作「Plan B」,但稱「依家唔係講Plan B嘅時候。」

廣告


廣告

將代表民主派出戰3月11日立法會補選的(左起)司馬文、范國威、周庭、姚松炎。

(獨媒特約報導)勝出民主派九龍西初選的姚松炎感謝逾百名義工不辭勞苦宣傳,他指昨日的高投票率,令民主派初選得到足夠認受性,踏出了堅實有力的一步。姚松炎又對堅持、不放棄投票的市民十分感動,對抗威權的訊息強而有力,香港市民反對人大釋法,不容行政當局假借釋法取消議員資格。

姚松炎指今晚開始會在街頭爭取提名,「公民提名、必不可少」,以高的提名數字「話俾北京政府聽,香港市民不怕威權」。他會聯同其餘三名民主派參選人啟動競選活動,「萬眾一心,四席全贏」。他感謝參與九龍西初選的民協馮檢基及民主黨袁海文,「今日之後,我哋係一個團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