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文: [email protected]

2018月4月香港法庭審理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被控暴動等罪中,控方以本民前Facebook專頁的發帖時間指他們在案發前一日已吹雞呼籲市民到旺角支援小販,而辯方傳召了鄺葆賢醫生解釋Facebook如何顯示不同時區,據明報報導控方一臉茫然,無法理解Facebook運作,質疑「點解一定係加州,點解唔係英國時間」。 呢啲Hello World咁淺的電腦常識,等我哋指教吓律政司的律師。

首先Fact Check,了解一下控辯雙方講緊乜野時間。 用Chrome的隱身模式(Incognito mode)開啟案中提及的FB帖,不作登入,在電腦把滑鼠光標移到發帖日期上,可以看到完整的發帖時間,如下圖所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規劃署於2016年向城規會申請,於茶果嶺附近的海濱用地興建職業訓練局(VTC)校舍,城規會今日作出裁決。保護茶果嶺海濱關注組及麗港城居民約40人,聯同立法會議員於今午到北角政府合署抗議,反對城規會通過計劃。他們批評政府「搶奪」屬於市民的東九龍海濱,要求依照原計劃建為海濱公園。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指,海濱附近的用地非常珍貴,任意發展只會令東九龍居民損失,他又促請政府興建地區公園。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質疑職訓局在東九龍地區有其他用地選項,指政府一直向市民表態會保護海濱,「還海濱於民」,另一邊廂又「自打嘴巴」。

麗港城居民關注組擔心,一旦職訓局校舍計劃於城規會通過,當區的交通可能在繁忙時候不勝負荷,塞車情況更嚴重。

保護茶果嶺海濱關注組召集人張翊弘指,東九龍綠化最佳就是觀塘海濱公園,而且活動面積最大,是非常實用的公園,人們到該處閒逛、觀賞景色,空氣清新,是消遣減壓的好去處。張指出政府規劃時應諮詢市民意見,珍惜海濱用地。

保護海濱聯盟成員羅雅寧表示,公園是給市民休憩的地方,這是市民的權益,政府應兌現承諾,必須回應市民的訴求。

譚文豪指,他們絕不退縮,望城規會收回成命,又透露如果委員不理市民訴求,仍然通過計劃,他將在立法會財委會審批撥款投下反對票。

廣告


廣告

九龍城區議員鄺葆賢(小圖)(資料圖片,攝:Alex Leung)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旺角騷亂案,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5人被控非法集結、暴動及煽惑暴動等罪。案件於1月開審,今天下午開始傳召辯方證人。

辯方傳召九龍城區議員鄺葆賢出庭,她供稱案發至今,知道梁天琦這個人,梁天琦亦知道她這個人,但二人交情不深。她指在4月18日到法庭大堂觀看本案直播,聽到控方展示本民前facebook專頁截圖,質疑梁天琦於2月7日,即案發前一天已有計劃到旺角聲援小販。她於是用手機上facebook找尋該帖子,發現該帖子顯示的發布時間為2月8日中午12時半,即案發當天,因此認為該帖有可能於案發當天才發布。

在控方盤問下,鄺葆賢補充指,曾登出facebook後看該帖子,顯示發布時間為2月7日晚上8時半,為加洲時間,即facebook總部所在地,但登入後觀看,時間則顯示為2月8日。控方多次表示不明白,追問早前他們在庭上展示的截圖是登入後還是登出後截取,鄺指若登出了帳戶,網頁版面會在下方出現登入提示,但不清楚控方截圖時有否裁走該提示。控方聽其解釋期間顯得一頭霧水。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攝:Alex Leung)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旺角騷亂案中,梁天琦、李諾文、盧建民、林傲軒及林倫慶分別被控非法集結、暴動及煽惑暴動等多項罪名。梁天琦於1月開審時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暴動罪和煽惑暴動罪。他本周二開始作供,今日繼續接受控方盤問,堅稱案發時不認識本案其他被告,他們亦不是本土民主前線成員。辯方補問時問及「勇武」的意思,梁天琦指解作「勇敢」和「威武」,指面對不公義時不會屈服,要用這種心態抗爭。

梁堅稱案發時不認識其他被告

昨天審訊提到,影片顯示人群與警方在砵蘭街對峙期間,前排一名手持盾牌的男子向警方大叫「收皮啦」,該男子被懷疑是第二被告李諾文。梁昨天供稱李諾文並非本土民主前線成員,案發時不認識他。

控方指出,根據控辯雙方同意案情,警方在現場撿獲8個盾牌,而參與「選舉遊行」的本民前成員若有30人,資源應該不夠用,為何會將盾牌分配給不認識的男子。梁指,盾牌不是他吩咐成員拿來,有成員傳過來他才知道,至於盾牌是何時、何地、如何被運送到現場,他並不知道,因此亦不知道成員怎樣分配盾牌。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近月發生多宗交通事故,巴士司機的權益受到各界關注。巴士業職工會聯盟指出,車長行車時間過長、站頭休息設施不足等問題,導致車長疲勞駕駛,需要巴士公司及運輸署正視。

新巴城巴擬增「特別更」

工會一直爭取12小時最高工時,及將底薪調至每月17,089元的職業司機平均數。聯盟總幹事曾昭文指,運輸署拒絕設立《薪酬指引》,更在沒有諮詢業界的情況下,同意巴士公司新增長達14小時的「特別更」,但不會監管其比例。

聯盟副主席、城巴有限公司職工會秘書林乃華擔心,新指引超過聯盟建議每日不多於12小時的工作時數,對於新巴及城巴打算在今年底增加10%至15%特別更,他表示聯盟會堅持爭取各巴士公司接納聯盟建議,並且要求加入《車長工作指引》。

九巴調查指車長欲工作10小時以上 李卓人:假民主

對於早前九巴發表車長工作意向調查,數據顯示受訪者希望每日工作多於10小時以上。九巴員工協會副理事長郭偉光批評,問卷結果將長工時問題合理化。

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質疑,九巴所發表的調查報告是「假民主」,填寫問題的車長需用實名遞交問卷,問卷中又只問及車長期望的工作時數,他解釋大多數受訪車長考慮到現時薪酬水平低下,固然想增加工作時數。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旺角騷亂案,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與另外4人分別被控非法集結、暴動及煽惑暴動等罪名。梁天琦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兩項暴動罪及一項煽惑暴動罪,他今早繼續作供。控方指梁天琦以選舉遊行抗拒警察執法,梁天琦不同意,指其目的不是對抗警方執法,而是想留在原地,所以在發言廣播中曾說過他們會留在原地,警察想清場便清場。但控方指黃台仰當時大叫「1,2,3,去」後,梁天琦有跟著向警方衝去。梁天琦表示當時很難不一起前進,因為黃台仰已講了向前繼續選舉遊行,「而呢啲說話係收唔返。」控方指梁天琦可以即時離開,梁天琦則表示很難,指身邊的人向前推進;而作為立法會補選候選人,很難向後走及逃離現場,同時警察衝過來,到了危急關頭。

控方問梁天琦是否不認同黃台仰衝向警察的做法,梁說:「係,因為無意思。」控方直指梁天琦說法不真實,只是為使用過的武力尋求開脫。梁天琦表示「當時心裡有疑問,衝過去無意思,係送死嘅」,又認為警方的武裝是有能力將群眾驅散。

梁:對有人踩台反感 認為泛民應「幫拖」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旺角騷亂案中,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與另外4人分別被控非法集結、暴動及煽惑暴動等罪名。梁天琦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兩項暴動罪及一項煽惑暴動罪,他今早繼續作供。控方在庭上播放影片,指出被困的士離開後,黃台仰用大聲公表示,如果警方不離開,他們會趕警察走,梁天琦則表示尚未和警方對峙前,沒有留意黃台仰用大聲公所講的說話:「佢一字一句我係冇留心聽。」梁天琦稱較注視警方和群眾的情況,在的士事件期間之所以聽到黃台仰呼籲市民讓路給的士離開,是因為那階段比較少衝突、沒那麽嘈雜。控方則指出,從昨天到今天的盤問,所有黃台仰所說過的不利梁天琦的說話,梁都表示聽不到;但梁天琦表示這不是事實。

控方續播放另一段影片,指出至少有兩箱大型物品被搬去白色輕型貨車旁,早前已棄保潛逃的李東昇同時搬盾牌及車旁有人換上本民前外套和穿上盔甲。其後拍得有本民前成員向梁天琦遞上大聲公,梁天琦隨即向群眾廣播,指若果接受到公安和城管趕走小販的話便不是香港人,呼籲市民留下保護香港文化和街道。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曾任社民連職員的馬雲祺(馬仔),出任社民連新一屆行委,叫不少人感到意外。

「一嚟社民連咁多打壓,幫下手。」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游說馬仔一段時間,對於是否出任行委,馬仔亦確有遲疑,考慮的主要是自己能否 commit 以及時間分配。

對馬仔來說,他認識多年的朋友、經常「被社民連」的行動者周諾恆(Jaco),決定加入社民連並出任副主席,有助他作出最終決定。

IMG_9910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初一晚至初二凌晨的旺角騷亂案,梁天琦、李諾文、盧建民、林傲軒及林倫慶分別被控非法集結、暴動及煽惑暴動等多項罪名。梁天琦於1月開審時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暴動罪和煽惑暴動罪。他昨天始作供,今天接受控方盤問。他表示雖然知道小販無牌擺賣是違法,但認為「法律不外乎人情」,農曆新年擺賣是不成文默契,因此食環署不應該執法。他又承認以武力手法阻止警方執法是違法和不恰當,但是當時堅持要這樣做,並預計自己將承擔法律後果。

稱在場人士持不同意見 非所有人認同

在控方的盤問下,梁認同向警方投擲玻璃樽等硬物是暴力行為,亦同意這些暴力、武力是不恰當的。

控方提及黃台仰用大聲公作廣播時,有在場市民叫黃「收皮」及「不要抽水」,梁理解這不是如控方所說的「有兩批人」或是有兩個陣營,而是理解在場人士有不同的意見,承認有人不認同黃台仰呼籲市民做的東西,也有人不認同梁的行為。但是他認為即使有人在現場互相對罵,雙方發生暴力衝突的可能性十分小。

沒考慮通知警方 稱認為呼籲支持小販並不屬號召集會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旺角騷亂案中,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與另外4人分別被控非法集結、暴動及煽惑暴動等罪名。梁天琦承認一項襲警罪,但否認兩項暴動罪及一項煽惑暴動罪。他今日繼續出庭作供。

梁天琦表示,他於2016年2月9日當晚前往旺角時並沒有計劃使用暴力,「我想做嘅係聲援小販」,保護香港的本土文化,到現場後覺得有需要保護市民,「當然到最後我係遏抑唔到自己的憤怒」,但堅稱自己沒有想過使用暴力。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對襲警感抱歉 

梁天琦提及後來在2016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落選,並於同年7月畢業於港大文學院。即使他在案發當日被捕,也沒有停止參與社運,不斷接受訪問,及後報名參選2016年9月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惜被剝奪參選權利。到2017年,梁天琦前往外國做訪問研究、留學,並出席不同論壇及接受不同媒體訪問。他於2017年尾返回香港準備接受暴動罪的審訊,在2018年1月開庭初期承認襲警罪名,被還柙至今。

法官彭寶琴提示梁天琦及其代表大律師,明白梁想表達案發後的心路歷程,可是在法庭上需要就現時面對的控罪提供相關證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