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網絡

沒有色情,不再暴力的世界(4)

廣告

廣告

一但寫起來,欲罷不能,這句「非禮勿言,非禮勿聽,非禮勿視,非禮勿動」更令我會心微笑,因我母親故意把它曲解為被非禮的時侯不要說話,被非禮的時侯不要動,被非禮的時侯不要聽,被非禮的時侯不要看,現在想到的是,如果從基督右派蘇穎智的邏緝來看,任何人被非禮或性侵犯時,他/她看的當然絕對是不雅及色情甚至暴力的,因此最好是不要看非禮或性侵犯者的猥鎖動作,不要聽非禮或性侵犯者的任何說話,不要對非禮或性侵犯者作不合禮數的動作,不要對非禮或性侵犯者粗言穢語,令自己同時也犯罪。怪不得妙詩人會如此忙於刪除維基中網民提供的基督教教會性侵犯男女童的個案了,因為我的笑話會有部份基督教徒當成認真的去看待,他/她被非禮或性侵犯時,首要的考慮不是自己的人權,而是如何避免自己中了魔鬼的圈套,以後沉淪在性慾當中,以致成為性奴。基督右派是不是在某意義上為非禮或性侵犯者大開中門?是不是令受害者進一步被加害?而同一套思維,竟然用在防止青少年被暴力和色情毒害上,基督右派的居心何在?

提起性奴令我想起一件極之反感的事,可見基督右派的正義和善良和一般人心目中的正義和善良相差幾遠,梁燕城神棍不是在誣陷2.15遊行者和破壞黃成智辨公室有關的文章中提到:蘇穎智牧師曾治好不少沉淪慾海的同性戀者,他又不是合格的性治療師?他又不是像吳敏倫的性學博士,他是什麼方法去「治好」同性戀濫交者的呢?難道聖經能治百病,居然有連心理學都沒有教的「治好」同性戀濫交的方法?

第一件我搞不清的是他是「治好」同性戀還是濫交呢?兩者乃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慨念,前者到現在已近乎100%肯定是天生的,後天要改變是極其困難的事,一如把異性戀改為同性戀一樣;後者或可歸類在DSMIV中的性上癮病,是在管理基本慾望時出了問題,一如厭食及暴食症者,據聞克林頓也是性上癮的其中一位受害者,然而他私生活或者可算毫不檢點,但是在這位不道德總統治下,美國卻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低下階層的生活有改善,國庫有盈餘,甚至有望清還美國的國債; 相反,在基督右派支持的布殊治理下的美國,不單被科學界投訴為「官商勾結」而歪曲科學研究報告,偽做伊拉克擁有核子及生化武器證據來入侵,戰勝了侯賽因卻不懂管理伊拉克,以致恐佈襲擊無日無之,在美國國內以愛國法案壓制國民的言論自由,製做白色恐佈,在關塔那摩灣美軍基地虐待囚犯。如此的道德總統真有道德!

在美國基督教基本教義派中,是有用行為心理學中的「厭惡療法」來「治療」同性戀性行為的,不過美國心理學界一來不承認同性戀是心理病之一,二來亦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同性戀性向是可以經「厭惡療法」來改變的,往往的結果只是令平時生活正常的同性戀者為自己的性向而感到內疚,甚至想自殺。

「厭惡療法」通常是用來治療恐懼症的,原理就是把患者想它消失的行為和身體的痛苦聯結起來,例如每次某人想戎煙,於是便在行為治療中便會令患者抽一根含有令人作嘔的藥物的煙,應用行為心理學operant conditioning的原理,久而久之,大腦會形成吸煙和作嘔的聯想,每次只要想到吸煙,作嘔的生理反應便會被激發,結果是他/她愈愈形成「不聽吸煙,不聞吸煙,不說吸煙,不去吸煙」,最後戎煙。不過,後來的研究發現,人天生是容易形成某些有利人類生存的聯結,根本難以消除,例如進食和喜悅,性交和快樂,口渴和渴水,昆蟲和被咬的恐懼,及性傾向的行為等,用行為心理學中的「厭惡療法」來治療同性戀性行為,根本是無效的亦無科學根據的,基督右派蘇穎智無疑是因同性戀者的性傾向而虐待同性戀者,如此就是梁燕城牧師口中的所謂正義和道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