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由另一角度看周澄/反宗陰權之夢: 偷拍驚魂?

廣告

廣告

(轉載自: http://hk.myblog.yahoo.com/jw!6.fboEeXBRsVjygio8iGnNReY0b7ZvhG6msggDk-/article?mid=6419)

我似乎是住在平台的第一層,不知這裏是恆順園、邁亞美海灣還是卓爾居樓下,總之有個平台,而平台又和我房相距一段空隙,但是卻常常有人籍觀星的籍口移近我屋,似乎是想入屋偷東西,有見及此,我已經把窗子都全部用黑膠紙圍住。不過這樣也有嫳處,就是不知他們什麼時侯來移近,而我又沒有準備,有兩次是有巴基斯坦籍的人鬼鬼祟祟,擺明是想入屋爆竊的,這是我從上面的窗觀察到的結果,這裏的窗也真夠多,好像對應長闊高各有一道窗,而轉角又有另一道,好在可以打開的只有垂直地板這道窗。一個不得奇門而入也就算了,另一個意圖硬闖失敗,後來再有兩個小童來訪,第一個我就用手機即時拍下再給他看,他就怕了,另一個竟然明知我在拍下也硬闖,因為百密一疏,我竟然忘記關側面的窗,於是我就和他糾纏,基本上是鬥力,我最後還是把他扯到了管理處投訴他意圖盜竊,不過就苦無證據,他都未偷東西我如何可以指他想偷呢?而他就辯說是來觀星,說這是最佳位置,其實空隙他不可能立足,而且他對答如流,似乎是訓練有素的賊,不過不可以單以他訓練有素來把他入罪,而管理處也怕惹麻煩,就是因為這次我投訴,麻煩就來了,似乎說我是侵犯了他的住客權利,但要是等到他進來偷東西再離開又已經太遲,於是就訂了一條折衷的辨法,這辨法說出來也算無厘頭,竟然是為了人和狗的安全,就要把雄狗的陽具用紙巾包起再負以如球體的重物,這樣令它們不能勃起,於是就沒有攻擊性,偷東西的人也要同樣的方式來對付,人狗一視同仁,不能倖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