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黃成智一天一錯(4)

廣告

廣告

非常感激黃成智的「轉載黃成智﹕請放心,我很清楚不同角色」,因為每次基督右派作一篇詭辯,我似乎就要寫多三倍的文字來用語義學去解釋它如何詭辯,它邏緝的錯誤在哪裏,為何是錯誤,什麼才是正確,為何我以為是正確等等,要胡說很易,要分辨正邪則很難,因為基督右派只要把凡事吵到去作者動機/哲學的層次,我沒有什麼文章是不可反駁的。奇怪的是,印象中似乎沒有基督右派的人去反駁我文章,真的是如此難反駁?

多謝有人提醒我,原來加拿大溫哥華的毒販相當猖獗,所以黃成智才獨獨拿它出來和香港比較,一如性文化學會的「色情、暴力有害意見書」中絕口不提丹麥及荷蘭的性開放卻不見青少年出現不良影響,所以黃成智不會提沒有強迫戎毒,從不視毒品如洪水猛獸荷蘭;亦不會提美國提倡毒品非刑事化人仕的理據(即政客需要吸毒者來製造可以解決的社會問題)。按黃成智的邏緝,毒品是「不可一不可再」的東西,然而荷蘭卻沒有因為吸毒非刑事化而令癮君子的人數激增,做成龐大的社會問題,可見吸毒成為社會問題,一部份是和社會把吸毒人仕視為社會問題的根源而歧視有關,當社會接受黃成智利用一般人心理而形成對吸毒人仕的刻板印象後,他們因為得不到主流社會的接納,很容易被黑社會招攬及利用,所以反對毒品非刑事化最力的除了基督右派明光社及性文化學會外,就是黑社會了。在此意義上,黑社會和基督右派明光社及性文化學會是同道中人,黑社會巴不得香港把色情、暴力、賭搏、煙、酒、同性戀、毒品什麼都禁絕,如此一來它便收入不絕、會員不絕,你看看在行中式保守主義的中共國,黑社會的勢力如日中天便知。

黑社會和基督右派明光社及性文化學會,本來是一陰一陽天生一對,唯一分別是一個名正言順地以暴力為得到利益的手段,另一個是殺人不用刀而用道德,為暴力而暴力的團體,最少黑社會不會以為自己是擁有絕對真理,殺人放火時理直氣壯,你看基督右派明光社及性文化學會從來有為它曾傷害過的無數人道歉過一句嗎?

閒話休提:
最後,回到網頁本身,如果有關機構不認為自己理虧,又何須在有人投訴後立刻把網頁關閉。本人為求客觀,我們同事花了4天時間,拿着黑白影印本向64位家長、34位中學教師、133位中三及中四學生作調查,家長及老師方面,100%認為「網頁內容吸引年輕人吸毒」,學生方面,2%沒有感覺,32%認為對K 仔和大麻等有正面感覺,66%認為「吸毒的感覺可以有趣」。我更主動諮詢3位精神科醫生、一位犯罪學家、多位社工專家,包括禁毒常務委員會主席石丹理教授,他們一致認為網站內容有問題。

如果有關機構不認為自己理虧,又何須在有人投訴後立刻把網頁關閉。
又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的中國膠邏緝,和我第一篇「只有自知理虧的人才不敢點名批評」道理一樣,如此一來為什麼風化案的事主又不公開自己的姓名?為什麼民主黨又不公開它的贊助人名單?為什麼登報紙支持香港特區政府的都具名,而反對者多數不具名?如果黃成智不認為自己在家庭暴力條例中理虧,又為什麼不在各大學公開和同性戀組織辯論?如果黃成智不認為自己在家庭暴力條例中背叛了泛民主派,又為什麼不在香港各區巡迴向泛民主派支持者交代?如果黃成智不認為自己在家庭暴力條例中背棄了選舉承諾,又為什麼不在他的選區巡迴向曾投民主黨一票的支持者交代?如果黃成智不認為自己有什麼不可告人之事,又為什麼不把他的辦事室改成透明,所有市民皆可向他追問黃成智於各項工作的進度?

本人為求客觀,我們同事花了4天時間,拿着黑白影印本向64位家長、 34位中學教師、133位中三及中四學生作調查,家長及老師方面,100%認為「網頁內容吸引年輕人吸毒」,學生方面,2%沒有感覺,32%認為對K 仔和大麻等有正面感覺,66%認為「吸毒的感覺可以有趣」

客觀的定義是什麼?要評論一個網頁的具體影響,一定要找出是誰最常去聽,他們聽了之後的觀感是什麼,該節目主要是為什麼類型的觀衆而設計,而這類類型的觀衆又有什麼感想等等,如果該節目只有600聽衆,64位可以算有代表性,但是我怎知他們是第一次聽還是第十次聽?要是如果該節目有6000聽衆,64位可以算是一點代表性也沒有?另外,黃成智亦要清楚交代他用了什麼社會科學方法去統計,在問卷中用了什麼問題,回應率是多少,而回應的人於最常去聽的人而言的代表性是多少?
黃成智大慨真的忘記自己曾是泛民主派的一份子,用問卷調查去攻擊對手,泛民主派亦是主要的受害者,例如在曾蔭權的假政改出籠時,香港特區政府就曾經扥公司做了一輪帶引導性的問卷調查,另外,早晚在攻擊泛民主派的東方報業集團不也是天天做問卷調查去支持自己的政治立場嗎?例如香港特區政府是偏幫壹傳媒來迫害自己這份正義報紙?例如是否贊成抵制把比東方日報更色情、暴力,立場又不政治正確的壹傳媒?
就表面上看,家長、教師似乎不是常常聽該節目的聽衆,黃成智只是用他們來增加回應的保守性,另外更有趣的問題是: 是不是只要認為「網頁內容吸引年輕人吸毒」就等如它的實際心理效果會令更多人吸毒?依此邏緝,在中大學生報事件上,有過萬名市民同樣認為基督教聖經教唆他人作暴力傷害、亂倫、屠殺、虐待、奴役等的行為,相比中大學生報主要是供中大學生分析閱讀批判,「Flying High, Land Safe」主要對象亦是同性戀吸毒者,基督教聖經的對象卻是全香港所有市民,因此它是不是不可以含有令任何宗教/哲學立場、年齡、種族、性別、性傾向、國籍、政治立場、社會階級、外表、身形、穿任何衣服的人覺得不安的成份呢?(如果不是在淫審處的「宗教霸權」人仕如蔡志森的阻礙,聖經何能可以豁免被評級?)為什麼不把基督教聖經來一次全民公投,來決定它的內容是否適合所有的香港人觀看?
如此是很奇怪的思路叫民綷主義.梁燕城這位指民主黨為偽民主派的「真民主派」也用過,他在意圖誣陷2.15遊行參加者時提出要為同性婚姻來一次全民公投,我建議不如也來一次全民公投來決定把不把基督右派性文化學會及明光社全體成員驅逐出境?不如來一次全民公投來決定把不把「政教分離」寫入憲法?來一次全民公投來決定接受我的哪一套香港再世俗化的建議?來一次全民公投來決定香港應不應立刻普選?
民綷主義表面上是直接民主,暗中是想廢去有半點民主成份的立法會的武功,然後利用愛國愛黨愛基督的手上的棋子如學校、教職員、基督教教會及信徒,把只要有基督徒的地方都變成政治鬥爭的場所,把聖經及道德變成政治鬥爭的工具,先主宰基督徒,再由基督徒主宰世俗社會。
另外一方面,黃成智受基督教原教旨思想的毒害比索K更嚴重,如果吸毒不偶而很有趣的話,如有天人合一、聯覺、精神壓力盡失、幻覺甚至以為自己有超自然能力的感覺的話,就不會有任何人去吸毒吸到上癮,而香港特區政府亦不用去宣傳吸毒的壞處了;同理,如果吸煙/飲酒/賭搏/嫖妓/信基督教不會偶而感覺很有趣的話,例如減低精神壓力、提高自信心及擁有真理的優越感的話,就不會有任何人去煙/飲酒/賭搏/嫖妓/信基督教了。黃成智大既中基督原教旨主義的毒太深,忘記了吸毒的長寫為「濫用精神科藥物」,表明精神科藥物如吸煙/飲酒/賭搏/嫖妓/信基督教,在本質上未必是有害,只是用得不適其法才成禍患,還是他看到大部份市民被香港特區政府「不可一不可再」的廣告策略成功,所以以為可以混水摸魚?把本來是精神科藥物的毒品當成如互聯網的色情、暴力內容,一但接觸,立時毒發身亡?這位專業社工好像忘了有上癮這一個過程,而把任何曾經有意或試圖接觸毒品的人仕加以歧視和醜化,正是一套自我實現的預言,保證黑社會有源源不絕的新血!

至於黃成智用了什麼方法去醜化把吸毒者醜化,看看下面一段是用什麼專家去研究一個針對同性戀吸毒者的網頁:
我更主動諮詢3位精神科醫生、一位犯罪學家、多位社工專家,包括禁毒常務委員會主席石丹理教授,他們一致認為網站內容有問題

首先,依黃成智自己的邏緝: 只有自知理虧的人才不敢點名批評,同理,只有自知理虧的專家們才不敢在黃成智的文章公開自己的姓名、專業資格、政治及宗教背景,我連你都不知道是誰,你叫我憑什麼相信轉載你的人呢?何解堂堂正正、理直氣壯地指出一個網頁可能誤導青少年吸毒的專家,會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敢公開呢?是不是專家們的良心有虧,所以不敢公開呢?

為什麼不找心理學家,是不是因心理學家中最少基督教徒,難以在他身上找到支找自己的論點?而其餘的專家又是不是清一色基督教徒,甚至清一色是同一教堂的成員,如基督右派的恩福堂?如果不是又為什麼不公開他們的身份呢?沒有專職是研究青少年心態和行為的心理學家(其中包括吸毒和反叛)?不去找心理學家而去找專研究因為社會、經濟、政治因素而產生社會不接受行為的犯罪學家,是不是一開始便已假設看網頁或寫網頁的人都是「不良份子」?不去找心理學家而去找專研究心理及行為出問題的人的精神病學家,是不是一開始便已假設看網頁或寫網頁的人都是「精神病者」?不去找心理學家而去找禁毒常務委員會主席石丹理教授更是可疑,他是青少年心理專家,還是毒品藥理學專家,還是專研究毒品這個社會現象的學者,石丹理教授的是什麼科目,和毒品問題有什麼關係?他發表了什麼學術論文論證完全禁絕毒品乃是完全解決毒品問題的最好辦法呢?還是因為禁毒常務委員會一向的立場是和黃成智的基督教原教旨的思路一樣?

心理學中曾有一箸名實驗,一批心理學學生用自己有幻聽的徵狀而入精神病院「治療」,後來在一大班駐院精神病醫生面前說自己是正常人,結果沒有一位精神病醫生相信,仍然把他們當成是精神分裂症來辦,因為精神病醫生受的訓練是分析精神病病人的病情,所以有時不自覺把常人芝麻綠豆的小事放大當是徵狀,如偶然拔頭髮一兩條把你當成有拔髮癖,偶然說一兩粗話當成反社會人格,而久不久宣稱其他人都有陰謀為恐懼型精神分裂症。

所以如果我同樣拿離教者、精神科醫生、自由派神學家、存在主義心理學家、社會學家、科學家來研究一下蔡志森、蘇穎智、關啟文的反同性戀言論,不知他們又會有什麼有趣的結論呢?又或者我拿語義學家、馬克思主義者、中共國人大政協法律專家、政治學家、社會學家去研究一下黃成智的政治行為及語言又會得出什麼有趣的結論呢?

社工專家一詞更是子虛烏有,不知是社工還是專家?是黃成智以為香港的社工不夠專業,所以要專家,還是香港大學多開了一系開社工專家系呢?社工專家可是社會工作的專家,專精於社會工作者這一行的研究,還是專精於研究社會工作者要面對的社會現象的研究呢?是黃成智手文之誤,還是利用一般人祟拜專家權威的心態來增加自己的說服力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