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黃成智一天一錯(9)

廣告

廣告

6)網頁上「心思思,想食藥?準備第一次食藥?有關服用藥物須知,請登上「www.highnsafe.com」,根本是與政府的「不可一,不可再」的政策對抗。任何人都不應以心思思為理由開始吸毒。有困難,必須找專業人士輔導。

這雖然是政治不正確,但卻是道出了實情,黃成智這位果然是冒充的社工,完全不明白想嘗試軟性毒品的青少年的心態,一如信仰基督教一樣,有幾多位教徒是考慮十日才信教的?有幾多教徒是在基督教的節日被佈道會弄得「High High地」而決志的?黃成智自己何嘗又不是由小至大都是信仰基督教,中學時又有沒有看過論及基督教的負面影響的書?有幾多基督教徒知道基督教的負面作用如內疚、性壓抑、焦慮、恐懼、仇視同性戀者/非教徒及增加被神職人員性侵犯的機會?以同一標準來看,宗教一樣可以成癮,為什麼沒有基督教教會的網頁會提及信基督教的負面作用呢?

以純心理學來看,宣道大會如同時「回歸」的葛福臨佈道會,它開宗名義就是令參與者精神亢奮,失去理性判斷能力,接受講道者任何的理念,希特拉深諳此道,所以演講多在黃昏近晚進行,亦和共產國家常用的洗腦過程無二致。依據教我心理學的教授所言,宣道會之後的年青教徒, 往往是最可能和異性教徒闢室尋歡,用意在降低自己的興奮情緒,性行為安全不安全天曉得,想不會有人帶避孕套到佈道會吧?

吸毒/宗教儀式所以令人興奮沉迷,因為它能在不發生性行為時卻能刺激腦神經分泌出和性高潮一樣的神經化學物如瑪啡和多巴鞍等,例如meditation就可產生如在深層鬆馳狀態的腦波,而美國的嬰兒潮在6/70年代不少人都是為了此而嘗試毒品,毒品所以有作用,之所以會上癮,乃是因為腦被(智慧)設計成如此,猜猜是誰動的手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