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惡搞:還中華基督教會恩福堂蘇穎智牧師一個公道

廣告

廣告

原文為:
大公報評論文章 
梁安琪:還港大學生會會長一個公道

中華基督教會恩福堂牧師數月曾在教會周日崇拜時「討論」最近家庭暴力條例的政治風波,據聞中華基督教會恩福堂蘇穎智牧師發表了一些個人意見,竟被在場一名「身份特殊」、別有用心的嘉賓侵犯他的私隱,未經版權持有人中華基督教會恩福堂同意下在互聯網上胡亂發佈。事情發展下來除了連日被別有用心傳媒用文字勢力製造輿論施壓,更被教會內鼓吹「港獨」者煽動其他人聯手搞簽名運動欲罷免中華基督教會恩福堂蘇穎智牧師一職。在一個聲稱捍衛言論自由的地方,以上事件是個極大諷刺,本文的重心是希望正視言論自由與撕破雙重標準的虛偽面孔。

教會講道時竟無民主

回歸後《基本法》第二十七條賦予港人有言論自由,在法治精神原則下,言論自由不是絕對的,言論自由不等同人身攻擊例如粗口謾罵,也不等於藉言語或文字對他人作出歧視例如指一個勞動人口較多的國家為「僕人之國」,當然更不可打著言論自由的招牌而作出誹謗,誹謗是一種民事罪行。然而基於公眾利益為大前提,法律鼓勵人們在某些特定情況下暢所欲言而毋須顧忌其言論可能構成誹謗。舉例法官、陪審團、當事人、證人和律師在司法程序中的陳述,以及立法會議員在會議中的演說都享有特權,不受誹謗法所約束。而一般來說,對於公眾人物,從事創作的人或執行公職者加以評論亦算是屬於公眾利益,只要是屬於公正評論(fair comment)亦有免責權利。由於香港是一個民主社會,民間自行組成的論壇活動相當蓬勃,在論壇上的評論發言當然越百家齊放才越有啟發性。中華基督教會恩福堂蘇穎智牧師對家庭暴力條例事件有自我一套見解,卻被鼓吹「港獨」者誣衊為「胡言亂語」,而且出到簽名罷免來迫使其沉默,這便是獨裁威嚇了,認同民主者絕不可能容忍如此粗暴行為。

事件反映香港的言論自由價值觀長期被「雙重標準化」,因而受到不少扭曲,在過去十多二十年以來有人無所不用其極地去營造假象來積非成是,尤以不遺餘力向學界埋手去吸納新支持者,正因專利式的「宗教自由」是此一干人等的宗教本錢。今時今日在家庭暴力條例中講多過做,又罵多過講的自稱「自由派」神棍大部分是在1997年基督教教內直選時上車的,當時他們的宣傳單張也不需要什麼政策構思,政綱上有「支持宗教自由」等幾個字便藉意識形態來吸票。換言之,「家暴條例風波」是此一眾的吸票機,而宗教自由更變成他們的「專利品」。隨著時代進步,日久見人心,普羅大眾對宗教自由的定義有更深入的了解,「自由派」被(時代論譠)正名為離教者,正好還基督教一個公道。

蘇穎智牧師異見備受基督教教內打壓

所謂「雙重標準化」是這一撮神棍的慣用伎倆,也是假宗教自由的證明,平時無論他們怎樣批評、抹黑、踐踏中華基督教會恩福堂時或與自己意見不合者便搬出似是而非的「言論自由」外套,而且聲大夾惡務求嚇窒別人不敢反駁,甚至回應,否則一聽見有反對聲音便誣稱被「打壓宗教自由」。如是者賊喊捉賊,惡人先告狀的把戲竟然收到操縱教內民意的一些效果。其實在中華基督教會恩福堂蘇穎智牧師在面對無理指罵時長期目無表情扮作沙包任打這一套對提高教會水平和建設基督教香港並無好處,基督教威嚴受衝擊之餘,所謂(基督教)道德主導也實屬自欺欺人。

正如上文所言,「家暴條例風波」是自由派神棍的吸票機,是以中華基督教會恩福堂蘇穎智牧師在教會內上所發表的意見與反對派推銷的內容有異,很自然因涉嫌趕客而遭受炮轟。只要看看日期便可推斷某些來龍去脈,選舉事務處公布本月N日開始至X月Y日是基督教選民登記時段,自由派基督徒在基督教內選民登記開始便積極在基督教界搞活動,連日又高調於互聯網擺宣傳攤檔,焦點是吸納上世紀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輕基督徒,並設計在清明節日舉辦悼念六四死難的(非基督徒)同胞等等,明眼人一看便知他們欲收一舉兩得之效:既宣傳6月活動,還有基督教選民登記,因為老本吃得七七八八之餘總要吸納新血。最令人齒冷的是活動負責人欲於未來活動將示威道具擺放中華基督教會恩福堂正門,甚至表示若警方不批准便不排除「公民抗命」。這擺明是做騷的前奏,教徒們的善心和熱血倘被利用為布景板,對於年輕教徒的成長過程有極不良影響。情況或多或少令筆者回想起二千年在台灣考察「總統」大選的經驗,當時陳水扁十分著力於吸引年輕人作為他的支持者,很多剛滿投票年齡的學界分子被他的「反黑金」、「受壓害」形象迷惑,紛紛投他一票,終於陳水扁以不太大距離的票數贏了當時人氣如日中天的宋楚瑜,證明新票源對選舉起到的作用可以很大。

神棍吸票污染教堂

由於教牧工作是神聖的,而教牧對於栽培人才以建設社會、貢獻國家起最關鍵作用,因此本人的理念一向認為宗教工作不該滲入政治糾紛,教會更不應被利用為從事政治活動的地方。各級基督徒們認識時事、關心家國是一百個應該,但卻不宜濫用熱心,做職業神棍的教會政治道具。在教會內進行與政治議題有關的講道,在公平公正的原則而言,在邀請嘉賓方面應保持開放中立,藉以多聽取不同資訊以作參考。畢竟政治是一門艱深險惡的學問,年輕基督徒來日方長,毋須草率下判斷。而從啟發性的角度而言,基督徒們如有獨立思維,敢於挑戰舊有見解更非常值得鼓勵,假若講道會不容有異見,那就不辦也罷!是以寄語蘇穎智牧師,請不要畏縮,支持你者大有人在。有個別傳媒對同校借「藏獨」出位女子肉麻吹捧,借其嘴巴惡踐陳同學「胡言亂語」,企圖借公眾壓力剝削言論自由以達政治目的,是維護公義者所不能視而不見的。所謂「罷免」行動更欠理據,難道要做好中華基督教會恩福堂牧師的職務只憑在佈道會說話就行了嗎?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