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可以禁毒,但禁不了色(3.4): 神的安排

廣告

廣告

(WARNING: Below contain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警告: 以下內容可能令人反感; 不可將本物品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物品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陳希希當然是為箸數才加入驗毒群組,他口中說的當然是為了自己在信仰基督以前的行為贖罪,但沒有人留意到他偷騙最多的正是加入了基督教之後,他看到基督教臻美小學事件的報導,忍不住在自己家裏哈哈大笑了出來,在美國基督會貪污成風、賬目不清已是行規,從來不會有信徒問何以牧師都是駕名車、穿一流的衣服、只去高級的餐廳,在香港這班蠢材,怎不想想不少基督教學校也是用人唯親、校政黑幕重重﹐大型基督教會的牧師何以如此富貴、如此高尚的呢?何以牧師的子女通常都會在同一教會的學校任職呢?何以對學校、校長、教會有微言的教師都會是最多繁重、最後都自動辭職呢?在校政黑幕重重,沒有由選舉產生/完全獨立於學校之外學生會的家長及公衆監察,自願和不自願的分別還不是由學校校長及辦學團體來決定?現在學生是不是自願驗毒當然也是最後由他來決定,如果學生視入正生為畏途,他就是他們生死的判官﹐所以他一早想好了對付各種人的對策以及自己可得的益處,當他不期然想起吸毒的女學生完全臣服在他的淫威下會是如何的一幕性景? 憑他多年在江湖打的經驗,吸毒的女性在性反應和常人有所不同,而且是愈年輕愈激烈,一旦是長期吸毒者,他就完全提不起興趣,一看見她們樣子就倒胃;至於吸毒的男生可以用來做什麼?用途雖不及女生直接,但絕不是社會人仕眼中的廢物。他之前不也是社會人仕眼中的廢物,只不過換一換招牌,搬一搬家,社會的眼光就完全不同了。他為什麼不對基督教感恩戴德呢?他為什麼要反對歧視吸毒者、更生人仕、性工作者、失敗者、樣子不好看、身材不好的人及少數種族,令他有源源不絕可剝削的資產呢?如果社會把黃賭毒通通合法化,他以前參加的社團可以幹什麼「非法勾當」呢?如果社會沒有歧視,他以前的社團到哪兒招收會員呢?如果不是有社團與他們結伴同去,這群人又如何可以生存呢?

做人不可能一生都不做壞事,只是要做得聰明一點,因時制宜,把握時機,例如中共的六4是死蠢,殺人怎可以在衆目暌暌,全世界都注視時去殺呢?一但殺了一個,是不是要同時殺掉他/她所有的朋友/親友,然後又再要不要殺掉他/她所有的朋友/親友的朋友/親友呢?如此牽連甚廣,你將來又如何避止他們他的朋友/親友的朋友/親友用種種形式來復仇呢?所以他想:如果有機會要殺人便殺人一家,反正都是做壞事,之前要享盡他人的妻女,這一家人難道又一件壞事都沒有做嗎?香港有人從不歧視吸毒者、更生人仕、性工作者、失敗者、樣子不好看、身材不好的人及少數種族?

他每天就是遊走於吸毒學生充不吸毒學生,及不吸毒學生充吸毒學生,以及各懷鬼胎的教師、校長、教會之間,他完全看不到一個善人/義人,蠢蠢的/傻傻的,例如 18歲還在崇拜明星,玩公仔,不知人間何世,貪慕虛榮的學生真不少,既然自己是以基督徒的身份去做,他也不介意為基督對「壞學生」小懲大戎,而他亦想到,要是如果個別的學生/教師/校長用金錢或財物去賄賂他,如此的事要追查起上來就比較容易露出馬腳,就算藏到找不到證據,他上司的聲譽也會受損,連帶自己在教會的錢途。但總有一些東西是比較不箸跡的,如一些援交少女的貞節誰會在乎呢?如某些聲名狼籍/不受同學/教師/校長歡迎的學生,就算在公開場合狠狠打幾拳,然後擲一兩句聖經金句,反而會有人多謝他!

他開始時也沒有留意到她,反而是一些懦弱又瘦弱的女學生吸引到他﹐他每天都會和其他以前都是黑社會的隊員相討最新的策略,然後再在一人跡罕之的木屋分享他們的戰利器,因為旗開得勝,在第一天便找到了一名吸毒學生,原來他竟然是拆家,他以不驗毒來換取供出學校的毒品市場的大慨,並表明如果不查一系列清單的學生,他可以安排全組人到元朗某成人網吧任玩最年輕的上網輔導員一天,甚至全組人共用三位一天也不成問題,否則﹐他可以讓他們隨意在學校一組員選一女學生﹐而他自有辦法令她貼貼服服,絕對沒有後遺症。當陳希希仍在考慮中的時侯,又捉住了一位試圖引誘組員修改結果的吸毒女學生,原來她在父母師長面前一向形象一流,但是他的組員有一次趁組員在圖書館吃飯時不留神,想把自己的樣本和另一位的對調,結果當場被組員人臟並獲,於是她被一組20人帶到木屋中姦淫了三天,為斬草除根,她被注射了性藥及自己常用的毒品,第五天被送去精神病院,而她更在高潮時腦湧血。學校的學生只知她是服用興奮劑過量而致腦部傷殘,都覺得她是自作自受,而這一班學生更慶幸這一班查禁毒人員既然有此收獲,因為班子主愛面子,所以怎樣也不會再繼續在這一班查,於是不吸毒的如常,吸毒的也如常。

如何好好利用這位線人提供資料也真費煞思量?如果他完全不領情,往後其他組員的工作就未必如此順利,而這位拆家甚至可以起他和以前同是黑社會的底,用他們以前的醜事來牽制他們,又或者逐一對付他們或他們的朋友,要破壞他們的驗毒工作實在有太多方法;如果他領情又放棄了一次立大功的機會,他思前想後,總以為這位拆家比自己的上司兼牧師更可信,而且享受未成年少女服務的機會難得,在現在這所教堂分門別類得清清楚核,根本不可能接觸到未成年少女,怨婦他已經玩厭。
(未完待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