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黃成智一天一錯(6)

廣告

廣告

我忍不住又要炫耀一下自己的心理學根底,以示黃成智這些不是社工卻在選舉期間扮成社工的無知;如果他真有一點基本的「社工專家」的基本常識的話,就知道在社會科學研究中,100%認為「吸毒的感覺可以相當有趣」是一個相當惹人思疑的數字,因為就算是名正言順的香港普選,以及大是大非的六四屠城事件,所有的統計出來的結果都不是一面倒的,而民主黨常常用各種「民意調查」去生產民意更是不爭的事實,從來無人去研究民主黨的民意調查科學不科學,我想乃是因為它的內容無傷太雅,如天水圍是否需要多興建一間醫院,相反香港特區政府卻從來沒有用民意調查去決定立法會議員黃成智該不該連任,又或者黃成智在立法會選舉時虛報社工該不該被徹職,又或者決定誰去做特區首長,又或者香港應不應驅逐不停挑動社會族群仇恨的基督右派明光社及性文化學會出境,又或者應不應停止在小學傳播某些極端的宗教思想的根基,以免學生將來成為基督右派的政治工具(道理如該查禁互聯網上的炸彈資訊,以免他日有人可以用來製炸彈一樣;又或者該查禁互聯網上的成人色情資訊,以免他日有成年年可以用來作不道德的「成人色情行為」一樣)?
(不是社工又是社工的)黃成智似乎不知道,東方/太陽更是用民意調查去生產民意脅迫香港特區政府的高手,但是起碼它比黃成智高明,會公開它的問題而且結果永遠不會是100%贊成,我還未問「吸毒的感覺可以相當有趣」指的是一般被訪者一直以來對毒品的觀感,還是被訪者看了「Flying High, Landing Safe」之後對毒品的觀感?甚至是被訪者既然黃成智不比較前後兩者的分別,他又如何得知被訪者對毒品的觀感因為看了「Flying High, Landing Safe」而改善?例如,在未看之前,只有80%受訪者會覺得吸毒的感覺可以相當有趣,後來卻因為看了「Flying High, Landing Safe」之後,數字提升到100%?又或者是在未看之前,只有90%受訪者會覺得吸毒的感覺可以相當有趣,後來卻因為看了「Flying High, Landing Safe」之後,數字提升到100%?在未看之前,只有99%受訪者會覺得吸毒的感覺可以相當有趣,後來卻因為看了「Flying High, Landing Safe」之後,數字提升到100%?
基督右派最常用的招式,及最容易被揭穿的科學謬誤,就是不理科學實驗要有對照組(Control group)才能作出因果的推論的要求,隨便拿兩件自己想要的事情無限上綱,當成因果,例如到現在你還可以在美國的基督右派的網頁看中用美國法院禁制在學校用聖經祈禱作為美國「禮崩樂壞」的分水巔,列出之前和之後的罪案數字,由此「證明」因為美國停了強制宗教灌輸,所以罪案「大幅上升」,卻沒有考慮到最直接影響的法例修訂問題(即愈多法例愈易犯法),以及司法制度的公義性問題(即是不是所有人都有合資格的律師為自己辯護)。無獨有偶,以相同的邏緝,最近幾年美國保守主義回朝,宗教人口佔的比例日愈上升,是不是「因此」美國犯罪的人口穩步上揚?又或者套在香港的例子,因為社會愈來愈開放、愈來愈民主(即民選的議員自1997年後比例上升),所以香港的年青人犯罪數字也「因此」而上升?又或者因為基督徒人口的數字日益增多,所以才導致青少年犯更多罪案,更多 14歲媽媽?又或者因為基督徒佔香港人口的例多漸多,所以才「導致」社民連「日趨激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