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六四、馬灣公園和智慧設計

廣告

廣告

又是時近中國近代慘史的另一次天安門事件,我想起2008年是我唯一沒有去的一次,感情一困擾就是兩年,要是專心一點工作,大慨中共也可以被我推翻,我的另類能源發明也可以面世了,人類不再糾纏已經落伍的廢物,還要自身難保的廢物來平反這一次屠殺,實屬荒謬,是殺人者要求他人原諒,還是殺人者以為可以把「自己原諒自己」當成已被他人原諒?猶如是香港人接不接受中共和基督右派合謀開民主、自由及人權的倒車來統治香港,而不是由中共去決定香港何時可以有普選!要是沒有中共從中作梗,香港在1988年已是一半普選.怎麼到現在才發覺香港到2017都未必有條件普選?

每年臨近六四,總有一大堆忠心的愛國人仕大發謬論,試圖做哲學家尼采都不可能達到的事,用言論/論述去推翻客觀的史實,一如中華基督教會在支持中學教授偽科學智慧設計論的理由中把演化論由事實變成了理論,再由理論暗中變成了假說;然後把智慧設計論由假說昇華到理論,最後把兩者當成了一模一樣。道理是一樣的,六四事件因為香港(基右要求更嚴格)的淫審機制而沒有在電視畫面中播出,後來更因為政治正確提也不提,於是新一代沒有親眼見到便出現了大量一㗁,在不可能的情況下要求有客觀事實來證明六月四日天安門廣場有學生被中共畜意謀殺,否則你就是不客觀、不理性、不科學,用民主程序選出的用民主程序去罷免他竟是反民主,用言論去反駁一㗁就是如梁美芬所言的言語霸權、語言暴力,卻對天天在發生的國家暴力迫害農民、下崗工人、地下教會、維權人仕、法輪功視而不見,真有關啟文(以想像來比較事實的)雙重標準風範!

同理,因為演化論是一門歷史科學,所以不可能要求每一過程都有化石支持,有某些環節不可能要實地重現(如寒武紀「大爆發」),更不可能要學生親身經歷,最多只能用數學模型在電腦模擬,然後和現實可以收集到的數據比較,於是演化論數以千計的證據,香港六十四位所謂學者都視而不見,都不及幾位神創論者的偉大理論,更不及一本內容錯漏百出的宗教經典的某一種解釋。更有趣的是,六四懷疑論要求審視所有證據,包括被中共刻意清洗的,只要一環有缺失(如不知殺人士兵用什麼槍殺人,子彈的軌跡,輾人的坦克是由什麼人駕駛,皮覆帶有什麼被害者的蛋白質,坦克車壓人的方法等),便推論六四其他有片段為證的事未曾發生過(如太黑看不清有什麼事發生,用意是其他人也不可能看清楚,即其他不同意者是說謊!);相反智慧設計論有極多環缺失,卻(因聖經)而一定是真:如智慧設計者是誰?他/她是不是地球人?他/她如何設計人及各生物,以什麼為藍圖?設計完又如何生產?每一項設計的原意是什麼?生產出來的東西又乎不反合設計的原意?設計者的計劃是什麼?如何乎合?如何不乎合?為什麼人的設計一定要像現在這樣子而不可以更好?為什麼被設計出來的人性又一定是像現在這樣子?什麼證據可以完全否定智慧設計論呢?

又一如六四事件一樣,我的私人網誌最近多了不少最近才開的網誌的宣傳,有些還苦心做了所有學生勝利撤出天安門廣場的短片,說「位高權重」的支聯會及泛民主派掩蓋六四沒有屠殺的事實真相;再看看香港特區政府用部份公帑起的馬灣創世公園,不就是如中共般創造證據去證明挪亞方舟確有其事嗎?要不然為什麼要把列出一雙雙動物,包括依據化石證據及演化論不可能於同一時間存在的三葉蟲,及隨便一塊木頭都可以當成的方舟遺骸呢?如果不是為了宣傳力撐網絡廿三條者的年輕地球論(聖經指地球只有六千年),嚴守主題公園形如中共不準記者在中共國各暴動現場拍照,留下證據,為什麼已經在聖經中公開了的東西卻不可以拍照,是不是為了不被其他有識之士(特別是外國人)恥笑,猶如中共國的報紙,中英文版的內容是不同的?另外,更有趣的是,如果主題公園不是為了宣揚基督教原教旨的意識形態,又為什麼像進中共國一樣不可帶反動印刷品(如不準蘋果日報,聖經有數量限制),猶如香港在北京奧運馬術比賽時要規定觀衆不可以穿有文字/廣告的衣衫進場?如此的規則不是擺明針對無神論及不贊同基督教原教旨主義教義的基督教徒,令他們不可以在場內進行反基督教原教旨的活動嗎?為什麼同樣是主題公園,為什麼迪士尼、海洋公園又不見不準使用者穿性感的衣服, 不準穿「曾蔭權是poor guy」,甚至不準用粗言穢語?如此不似是在美國基右管理的聖經帶嗎?你有見過大家樂、大快活、麥當勞可以拒絕為不滿大家樂、大快活、麥當勞剝削基層勞工的示威者提供食物嗎?人家還是正正宗宗的私人地方,但是公民活動的自由竟然比所謂的半公衆地方馬灣公園還大?是不是基督教的特色就是剝削公民自由,所以一但主題公園和基督教有關,公民自由不及宣揚基督教福音派的基督教原教旨教義重要?

六四不可能和解,因為它除了明刀明搶的殺人,還代表一場由中共上而下的反思想自由運動,用權力、武器為確立真理的標準,向由基督教前身天主教的黑暗時代解放歐洲的啟蒙精神宣戰,不單是一次的肉體殺害,還縱容中共的附庸以任何方式來向民運份子展示(物理)力量就是真理,政治就是赤裸裸的暴力,一如基右派多次用示威人數去證明視聖經的權威;而懦弱無能的香港特區政府,不夠膽真正的向反共、反政府、反基人仕、左派/右派人仕動刀動搶,只好協同如基督右派的明光社,偷偷竄改人權的慨念,偷偷的把佈道會來肯定中共非理性(未經大部份香港人投票公決,一如家暴及淫審條例)佔領香港,對中華基督教會蘇穎智為親中共的梁美芬助選視而不見,偷偷的在九月生效的新學制為智慧設計論創造空間,更偷偷的用公帑為基督右派在馬灣製做年輕地球論/神創論/智慧設計論的教材,偷偷的把公民教育換成國民教育,用通識教育三份一為學生喂狼奶,事後再以學生夠不夠愛國來決定他/她的成績,一如基右學校考核學生愛不愛基督一樣,偷偷的把淫審制度改革竄改成網絡廿三條/網絡金盾工程,而當自己的道德權威來自中共的武力及絕對真理的基督教聖經。如此,香港特區政府豈不是和中共一樣,天天在行反思想自由,反理性運動呢?

我是發明家,曾在私人網誌提出不少新科學及哲學理論,反對部份牛頓力學定律(因屬循環論證)、相對論、量子力學、電磁學,亦提出了不少實驗去證明或否定我的想法,我不明白如果香港特區政府真的主張理性分析探討諸子百家,為什麼不把我提出的理論及實驗加入新學制呢?說學術資格,我和主張智慧設計論的人都是業餘人仕,但我可以用實驗證明真偽,比它更勝一籌的是,還可以由理論推導一些可以客觀預測的自然現象,用作解決世界能源危機,例如我以為地磁和地球自轉有關,螺旋而下的物件的總動量多於直線而下的物件,地心吸力及磁場的能源可以被提取等。如果連六四都可以當成未曾發生,錯誤百出的聖經都可以是真理,如成報所言互聯網上的暴力、色情一定是社會暴力、色情的原兇,智慧設計論、年輕地球說都可以在馬灣公園被當是真的,為什麼在全世界有數以千萬計的另類科學人仕的想法,同類以美國為大本營的另類科學(如overunity)就不可能為真?為什麼不同時打破哲學、科學、心理學、神學(基督教有神論)、懦家思想的非理性權威,來一次香港思想大解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