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請香港人不要推崇這種遊行集會質素好不好?

廣告

廣告

一月一日我沒去遊行,一來因為我自己有節目,二來我已經很久沒去主題不明確清晰的遊行,說坦白一點,是我支持全民普選但不支持五區總辭,個別搞手還將之冠名為「五區公投」,要我跑在那橫額的背後可非我所願也。

一月二日我看了很多報紙,《蘋果》、《東方》、《太陽》、《明報》、《星島》都有看,電視新聞每個台的也都有看,免得自己所知的只是片面,事實上,個別媒體可能會在事件甲很中肯,事件乙又有自己立場,現在已經沒有真正可以信賴的媒體。

色色剪報,信哪一套?

以下是一些撮要,分別摘自甚麼報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會信哪一套。

「策劃『五區總辭、變相公投』的社民連與公民黨,抑或否決參與五區公投的民主黨,昨天拋棄前嫌、團結一致地高叫『廢除功能組別』,將槍頭一致對準拖延普選的中央與特區政府;連支持或反對五區公投的市民昨天也和平共處,和而不同地力爭真普選。」

「泛民昨日發起元旦遊行,但卻再一次凸顯出泛民之間的分歧,公民黨及民主黨各自打着不同旗號。」

「黃毓民在遊行表示已與公民黨達成共識,兩黨將於本月廿七日,即農曆新年前最後一個立法會會議後宣布辭職,下星期公布詳情。」

「公民黨梁家傑不回應是否已敲定辭職日子,表示聯合工作小組於時機成熟時公布。」

「早已表明會押後排在隊尾的社民連在遊行前搶閘派出六十名代表,由銅鑼灣騎單車沿電車路前往中環宣傳五區總辭,遊行開始反而沒有派代表到台上與其他泛民議員同叫口號,泛民之間的各自為政表露無遺。」

「在真心爭取民主的大前提下,雙方支持者昨天也以禮相待,更未有出現部份民主黨成員預期的衝突場面。」

「正當該二十人接近中聯辦時,港大女生陳巧文等十多名示威人士在對面馬路衝破警方防線,朝中聯辦門口狂奔,中聯辦門外鐵馬被推跌。陳巧文坐於中聯辦門外後,社民連主席黃毓民即以揚聲器高呼「陳巧文唔好玩嘢」,雙方引起一場對罵。」

「民主動力召集人蔡耀昌亦與社民連劃清界線,表示遊行一直和平進行,與之後騷亂無關,相信民意和輿論自有評價。黃毓民則形容這次行動已十分克制,否認社民連騎劫了遊行。」

…………

到底,泛民之間到底有沒有共識,有沒有分裂?哪個版本才是事實的真相?

又或者,你信哪一套也反映出你的取向。

「大理想」當前,動亂都可被輕描淡寫?

香港人示威從來都是和平理性的,這也是香港人一直以來引以為傲之處,打從八九到O三七一都是,可是,用到手腳就不叫和平示威;本來無論是爭取普選還是各種為民拯命,這種種不同的氣節都是值得敬重的,但結果淪落到這種質素竟被某些人「叫好」就很有問題──

明知有很大部分市民都不認同激進手段,一些人卻偏要玩,更將各式各樣的理由和藉口都給端出來,如「大事大非在前,我們需要激進行動」、「香港人未見過『大場面』」、「外國示威都係咁啦」、「見到郁手郁腳都大驚小怪」……實在聽到有點齒寒。

近這幾年出現了很多青少年關心政治和社運,也就是所謂的「80後」,他們都被冠以激進、熱誠、有良知,可是讚美的話太多太多卻讓他們更敢作敢為,這群「少年義勇軍」一直強調他們是「以公義之名」,所以「激進是需要的」,更甚是我看到了遊行隊伍當中,有人舉起一個「這是一個警告,年輕人對狗官沒有耐性,已準備暴動及流血」的紙牌來。

結果大家都很得意地覺得自己是「出師有名」,完成了這種社運「很自豪」,還要批評三萬人的遊行派出一千警力是「動用過多警力」、「警方陰招阻撓示威隊伍」等等,彷彿都看成是表達訴求被阻隢。

我不能代表香港任何人說話,但我不禁要問一句︰這就是你們所提倡的所謂公義?還是你們覺得自己就是正義?

還是,只是一個個在《IQ博士》裡面的酸梅超人 (不給他幫或阻礙他都給轟炸)?網民意見當中,我最認同的是這個︰「成群人去衝差人又吾見他們出聲制止...有責任心的政治人物先要控制好班馬.....只懂煽火....而不懂控制....最終他們只會被中間選民唾棄....」。

統帥是這樣,馬就是這樣,至少電視畫面各大報紙看到的,就是這樣,也想不到別個模樣(不要說『我不是身在現場就沒資格說三道四』之類,這不好討論,身在現場的『激情派』能夠告訴我的,難道又沒有半點隱含?)

青年人,你們下一步要怎樣做?我們的官真的很壞、政策也很差,你們是否需要繼續用到這樣去擺姿態?倘若政府對你們耳目不聞,你們是否認為應該每個星期日都來一場這樣規模的騷動,搏取關注?

你們激動過了,就須要讓人知道你們不是有勇無謀只能做到這些;這種程度離「六七暴動」還有很遠,但絕不值得你們去臨摹或效法。

泛民沒有分裂?不要自欺欺欺人了!

甚是,在網上我更發現到一些輿論,見「玩大o左」之後,不同陣營都用言語或陰謀論指摘另一團體,不然就是發表一些疑似想置身事外的說話;把口就話同一個「夢想」,但其實是不是各懷鬼胎?

較早之前,「自由撰稿人」容樂其先生幾句豪語「泛民沒有分裂」、「只是對家滲透製造疑似泛民分裂」言猶在耳,事實是怎樣?

容樂其先生,依你的明察秋毫,你認為我應該相信上面哪些剪報?泛民之間是相互合作還是各自為政、是攜手合作還是繼續指罵,你又可以肯定地答我嗎?

在這裡跟我打口水戰是沒用的,你要看得我太重要更加是沒用的,容樂其先生,泛民是否如你所願沒有分裂大家都有眼見,根據你早前的「定論」而言,你老哥是否要將當前泛民的「分裂」都歸咎於我呢?難道僅我DAI ADORU一個人在這裡寫幾篇文章就能「煽動」或「製造」一些「疑似泛民分裂」的效果嗎?

本人不奢望容樂其先生會有氣概收回自己的說話並向本人道歉,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好好面對當前現實,如你仍然身為教師,就懇請你不要再誤人子弟,切勿貫輸你「適時失明」的一套給我們的下一代,謝謝你。

電視節目好推介

周六在高清翡翠台播映的日劇《CHANGE》,絕對是齣值得當權的、做議員的、要辭職的、支持總辭的、支持某某議員的、社運新丁的、幾多十代的一看再看的「政治ETV」。

甚麼是道德和公義,我在你們身上找不到,反而在這齣日劇找到,今個星期的一集木村說得很好──選舉時卑恭屈膝,當選了便當自己非常了不起、面對市民卻又涼薄的人、以難明詞語花言巧語去混淆他人的人、只視自己眼前利益的人,這統統都不是政治家。

文︰DAI ADOR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