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嘗試為反基立一條普選及民主的立場及底線

廣告

廣告

我上次提出如果你是認同反基/無神論/世俗主義者的理念,則你沒有權利去反對香港的民主化及自由化,我知自己在反基界覆歷不深,而且中文可能是最水皮的一個,但嘗試完全由同反基/無神論/世俗主義者的理念去推導出我們在2012普選的立場。

我驕傲的以為同反基/無神論/世俗主義者的社會運動在最近2年的成就遠遠超過了過去的十年/廿年,一直以來和基右明光社打得最有色有聲、最有成效的是 GLBT社群﹐但是當基右滿以為可以把手伸到自由派的堡壘: 大學時,因用力過猛,導致同反基/無神論/世俗主義者/GLBT社群/自由派的強力抵抗,OMG參考外國同反基/無神論/世俗主義者的做法,用投訴聖經令基右後欄起火,為同反基/無神論/世俗主義者社會運動尊定了根基,由我帶頭開始了香港第一次反基右遊行﹐依我的觀察,反基/無神論/世俗主義者之前只有零零星星無組織及不持久的抵拒,始終無法引起香港世俗社會的共嗚,但OMG用此巧妙的手段把是次事件帶到香港主流社會的面前,功不可沒。後來我和紫草的亂審處更把基右主導的淫審處打得落花流水,到今天還未敢處理我們提出的部份投訴,把戰事持續下去,因為同反基/無神論/世俗主義者的社會活動的一個弱點是部份人承繼了自由派散漫的習性,往往只是一次過式參與,只要HKSAR或基右把時間拖長就能大大削弱我們的士氣,以致上佳的策略到最後都不了了之。

後來因為Youtube刪除OMG不雅聖經漫畫衍生的宗教霸權關注行動就打破了此種行動模式,充份把社會議題和同反基/無神論/世俗主義者的理念結合起來,不是單單的只把焦點集中在一兩件社會大事內,我們於是更上一層樓,不單在重重河蟹拑制下用一次出席率過預期人數500%遊行就成了蘋果日報的頭條,更能維持香港世俗社會對此的關注,亦成為基右除社民連外的主要政治鬥爭對象,相信宗教霸權關注行動可能是有史以來香港基督徒提得最多的溫和反基/無神論/世俗主義者的社會運動,即使最近似乎靜了下來。我們再度出席七一遊行,令香港世俗社會不得不繼續關注基督教尤其是基右對社會帶來的負面影響,雖然出席的人數不及第一次及部份人走散了,但相信我們的策略是走對了,這條路我們必須再走下去,走出奇蹟為止。

運氣只降臨在努力不懈,不輕易妥協的人。

我以為反基人仕沒有理由不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一如GLBT是最堅持香港民主化的一群,可能參與得比部份基督徒還早,道理和我們一樣,反基雖然人數不下基督教徒,但由於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均被基督教徒把持,我們絕對是弱勢社群,不單在職業、生活、交友、感情上被合法歧視,更沒有一個強而大力的組織為我們爭取,亦從來不見任何立法會議員、政黨及政治組織會把任何我們關注的議題帶到區議會/立法會,由馬灣公園到生物科教授進化論到所謂淫審咨詢都沒有參考我們的想法,香港政府在立法及政策研究時會繳請基督教道德專業家﹐教人權時找明光社,幾時聽過它會繳請佔人口近十份一的公開反基人仕?淫審處中有沒有一個公開反對基督教教義的人仕?由律政司到財政司,由財政司到行政長官,有哪一位官員是沒有任何宗教信仰?立法會中5%的基督教佔了近7/8成的議席!

在正生書院事件,HKSAR對基督教義無反顧 ﹐有哪一個傳媒膽敢提出正生書院由政府資助,而正生又是提倡用福音去戎毒,等於變相直接用公帑資助基督教?是不是HKSAR在灌輸青少年有問題一定要向基督教求救的觀念?這在美國叫違反政教分離法!這還未夠,梁美芬被恩福堂堂主撐,不正正是基督教的魔瓜明目張膽入侵香港政治?梁燕城有待無恐地指我們為性淫亂份子有份參與破壞黃成智的辨公室,梁美芬指我們煽動他人圍剿恩福堂,而且還常常在文匯報出稿,這說明了什麼?

香港政制一日不民主化,政府運作一日不公開、透明,不保障為公義泄密者的權利,基右還可以繼續把持香港的政治,只有全面民主化,打斷所有在政治上的私相授受,基右才不可以既在預委員有一票,又有5成的學校為其訓練新兵,在幾家最大的教堂作政治動員,更在明報、亞視、有線電視有固定的輿論陣地,沒有民主,哪來自由?每年基督教人數以萬為單位上升,要是到了2017/2022,在沒有政教分離的香港被教會學校培養出香港人口的40%為基督教徒,起了三個馬灣公園,連蘋果、明報也不再理會反基的聲音﹐社會有5%人相信智慧設計論及視蔡志森為救世主,互聯網的道德標準由全部是基督教人仕管理,亞視無線各自每天播出8小時基督教損款節目(主要在深夜),所有付費電視都沒有任何星相/風水及玄學節目,反基如何不會被邊緣化?反基不會因反基立場餓死街頭?不會因找不到異性朋友而發瘋?不會因被處處歧視而向社會報複,最後因犯不道德罪而困死在獄倉﹐又或者因「反社(教)會行為」被強迫進入精神病院,又或者入讀正生的20間分校,不信聖經成為聖奴就踢你出校,流落街頭成為性奴?

你相不相信基右在壟斷了公權力時會仁慈待反基人仕? 還是像他們對付GLBT人仕一樣,天天口誅筆伐,批鬥到你崩潰為止。我的冰漓還可以大學畢業?恐怕中學也因思想不檢而被逐出校;還有數不盡的無宗教人仕被集體欺凌,不少家長會說,生了一個無神無道德的兒子/女兒不如親生殺死他/她,以免害人害己害父母!

因此,綜合以上各點,我以為在2012年普選問題上最合乎反基利益及訴求的立場是:
A. 2012年全面普選,到時只要反基社群團結,可以爭到立法會6票,成為關鍵小數,類似馬灣公園及HKSAR意圖為智慧設計論大開中門的事不可能發生,而淫審咨詢亦不可能得出要增加的社會工作界及教育界成員的荒謬結論,而我們提出的要求公開淫審員的宗教背景一事則當我們不存在!

B. 2017單普選/2022雙普選,2009年把宗教歧視加入現行歧視法,2010年訂立政教分離法,2012年教育全面去宗教化,淫審制度改為陪審團制度或改為公訴,舉證責任在投訴人而不是被投訴者,取消第三級,同時公開他們的宗教/政治背景,由公衆旁聽整個過程,個別人仕(如張民柄)違反專業守則可以永不錄用;

我大意是要HKSAR如要推遲雙普選,則必須向反基社群顯示一點誠意,暫時用法律及政策去降低基督教勢力對反基的威脅、及每日都在教會學校發生的合法欺凌;否則,我們應該向HKSAR顯示點顏色,上次社民連只有數百人包圍HKSAR總部,曾蔭權卻一個也不敢控告﹐要是次我們用近3 萬人分頭包圍明光社、恩福堂及HKSAR總部一天,癱瘓政府運作,不過我們總人數的十份一而已,何以迫欺善怕惡的曾蔭權被數百個基右份子一嚇就要改法例名稱,而數千數萬不到他不理會我們!
又或者我們每天發動一千人包圍明光社、恩福堂及HKSAR總部,以野貓式示威持續一月,每天訴求不同,令傳媒不得把我們消音,令HKSAR不得不正視香港世俗社會存在近 200年的合法歧視問題,一個人權、公義及民主的社會,不能容忍基右霸權。

事在人為,反基人仕,你以為如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