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總辭之前,請先向選民和弱勢好好交代

廣告

廣告

普選真的大於一切嗎?

你或者會說我政治冷感,但議員的作用不是應該以民為本?

相比起來,普選對我來說真的太遙遠,相信對普羅市民也是。

黃毓民、何秀蘭都是我向來欣賞的議員,不限於挑戰權貴亦有關注到弱勢,二人不約而同在「家暴條例」爭議中的表現叫人激掌,一般人針不拮到肉是不知痛,能夠以行動去維護同性戀、性工作者權益,甚至是挑戰宗教勢力的人在社會上已經不怎樣多,二人兩張嘴可能就是僅有的管道。

不公義而切身的事,有更多圍繞你我身邊,我們期望議員可以為我們做得更多,務好你們的專業,一如當初我們用選票造就你列席議事堂的期望。

議會是不是一個可以自出自入的地方?以為自己一定可以「出了又入」又是不是太過「老定」?

我反對黃毓民的辭職,這不是我不愛民主不想普選,而是他過去為我們做過很多事,市民就是需要這些議員,但我就是怕,怕他落車上不回來,不容否認黃氏在議會的激進作風確實嚇怕部分人,所以這種「視死如歸」的「骨氣」有何風險,黃氏以及每個聲言支持總辭的人實有責任計算。

過去,何秀蘭一直有向政府爭取反性向歧視立法,但做了四年議員,直到2004年落選立會都未通過;去年何氏重返議會我們都很高興,因為知道她會繼續走那仍然很遠的路,可是當我知道她支持五區總辭,僅為一個普通市民的我就感到很失望了。

當你們都走光了,試問到時還可以有誰為弱勢發聲?

議員在議事堂的情緒起伏都和市民相關連,我們都會同喜同悲,但個別議員為了自己「更高層次」的追求而倉卒行動,置廣大市民的利益不顧,公道嗎?

何秀蘭小姐當日的眼淚,是假的嗎?

要市民支持你的退下來,請講理據。

吳志森前幾天的文章也有說到,參加總辭的議員的部署如何,都沒有籃圖,落上車後還可有甚麼何後著我們都知不清楚,重返了議會即代表民意都靠你們邊站?但那又如何?一直以來都有自己一套的阿爺會不會因為看到民意的凸顯就會賣你們帳,第二日就給你普選了?

政黨之間對總辭各有取態,各個陣營都有自己的盤算是正常的事,就算是不參與都不容妖化,因為這正正是民主政治的意義,每個議員都應具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你自己想辭職的你自己辭職就算了,但總不能扣別人帽子;難道華叔真的「與時代脫節」、「老了」?套用劉迺強的話︰「年青人激進點沒問題,但要有長進,千萬別學壞手勢」。

單是談論辭與不辭,對社會來說已經很內耗,相信議員若能撥出的時間,可以為民生做的必會更多;要說服我總辭不是單單的擺姿態,但有關的成本效益,怎樣向選民交代,請告訴我。

口口聲聲想中國結束一黨專政,但自己卻又騎劫著整個泛民圈子,道理何在?

強求別人支持你只不過是圍威喂式的偽民主。

文︰DAI ADORU

廣告